“掏鳥案”被告人之父:送錢後覺得孩子有救瞭

“掏鳥案”被告人之父:送錢後覺得孩子有救瞭

“掏鳥案”被告人之父:送錢後覺得孩子有救瞭

www.hkmatching.com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掏鳥案”當事人父親自首

向前
向後

閆嘯天的父親閆愛民。李曉磊 攝

  ■ 對話人物

  閆愛民

  河南省新鄉市輝縣市居民,其子閆嘯天是河南鄭州一所職業學院的大學生。2014年暑假,閆嘯天與朋友王亞軍爬樹掏鳥窩,結果掏出國傢二級保護動物燕隼雛並售賣獲利。

  隨後,兩人被輝縣市森林公安刑事拘留。

  2015年5月,輝縣市人民法院一審以非法獵捕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和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閆嘯天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後河南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當時,此事引起瞭“量刑過重還是依法辦事”的爭論。

  雖然知道兒子確實犯瞭罪,但閆愛民覺得十年多的刑期“太重”,“就是掏瞭幾隻鳥”。他希望法院能啟動再審程序,2015年12月,他向新鄉市中院遞交瞭申請。

  2016年4月26日,新鄉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閆愛民的再審申訴。

  ■ 對話動機

  當再審申請被駁回後,5月10日下午,閆愛民和另一名被告人王亞軍的父親王不井,在律師陪同下,到新鄉市人民檢察院自首,稱他們在該案中曾向輝縣市公檢法部門某些辦案人員行賄。

  新鄉市人民檢察院控申舉報中心兩名檢察幹警受理瞭閆愛民、王不井的自首、舉報,制作筆錄並接受相關材料。

  新鄉市人民檢察院控申舉報中心稱已依照相關規定,將舉報材料受理、分流,對涉嫌犯罪的線索依法初查,將涉嫌違紀線索移交有關部門。

  閆愛民和王不井想通過這種方式,“逼迫”案件再審。他對新京報記者說,行賄的費用是兩傢均攤,他知道行賄是犯罪,願意接受懲罰,別人怎麼說,他無所謂。

  “我覺得‘溝通’的意思就是送錢”

  新京報:你什麼時候去檢察院自首的?

  閆愛民:5月10日下午3點左右,我和王亞軍的父親王不井在律師陪同下,來到新鄉市人民檢察院,投訴、舉報、投案自首,在控申科,我們向工作人員說,在辦理我兒子案子過程中,我曾行賄過辦案人員。

  新京報:當時為什麼會行賄?

  閆愛民:兒子被拘留以後,新鄉輝縣市森林公安一位領導和我說,要和辦案人好好溝通溝通。我想,為瞭孩子,破費點兒也沒什麼。

  新京報:“溝通溝通”?

  閆愛民:我覺得溝通的意思就是送錢,隻空嘴說空話肯定不行啊。那時候,兩個辦案人員一直說這個案子是上面查下來的,我們做不瞭主,我就覺得應該是錢沒有到位吧。

  新京報:當時案子到瞭哪個階段?

  閆愛民:在審查階段,我那時候也沒覺得有多大事情,就是掏瞭幾隻鳥,就想著請他們(辦案人員)吃個飯啥的就行瞭。

  王亞軍的父親王不井和我的意見一致。

  “行賄費用兩傢均攤”

  新京報:第一次行賄是給誰?

  閆愛民:第一次是給森林公安一位領導3000元的購物卡。當時,我到他辦公室,用名片夾著購物卡,給他放到桌子上。但是後來大概過瞭20天左右,他又給我退瞭。他打電話說找我有點兒事,到瞭他辦公室,他說你把這個拿走。

  新京報:還給其他人行賄瞭嗎?

  閆愛民:我還給森林公安另一個辦案人員3000塊錢的購物卡。以後有些事情,我就經常給他打電話。

  我還通過中間人給一位法院領導送瞭4000元現金。後來一審之後,孩子被判瞭10年零6個月,沒有辦成事,這位法院領導通過中間人,把那個錢給我退回來瞭。

  我一共行賄瞭約9次,金額一共不到5萬元,退回來1萬多元。最多的一次給瞭檢察院一位公訴人3萬元。

  我和這個公訴人通過檢察院的一名司機認識,當時和他在輝縣市人民醫院北鄰的一個飯店見面,主要是給錢,順帶吃個飯。

  新京報:你們後來還有接觸嗎?

  閆愛民:後來他給我打電話說,要請森林公安的兩個辦案民警吃飯,又向我要瞭1000塊錢,當時我不在傢,我就叫我老婆和王不井,一傢500塊錢,給他送過去。

  到2015年將過春節時,他又給我打電話說要去上面溝通孩子的事情,過年瞭要表示表示。他說拿東西又不好拿,讓我給他2000塊錢購物卡。

  我和王傢行賄的錢都是均攤,所以,我和王不井又一人給瞭他1000元。

  新京報:這些你有證據嗎?

  閆愛民:給公訴人行賄有手機錄音。

  孩子被判10年半以後,我感覺這個事情嚴重瞭,多瞭個心眼,我打電話就都錄瞭音。

  我和他通話,我問他“這個錢,你不是說要打點公訴科的人嗎”,他說他沒有給他們,他一個人收瞭。●

  “送錢時,我沒有考慮那麼多”

  新京報:除瞭行賄,你們嘗試過其他渠道嗎?

  閆愛民:我們一開始想請律師,但是輝縣市森林公安辦案人員跟我說,不要請律師,說都是為我們好,我當時蒙瞭,不知道該怎麼辦。

  新京報:你們給他們錢的時候,意識到自己是行賄嗎?

  閆愛民:當時沒有考慮那麼多,為瞭孩子嘛。現在這個事情弄成這個樣子(兒子被判10年零6個月),我們也顧不得什麼瞭。

  新京報:你覺得送錢能辦成事?

  閆愛民:(這個案子)檢察院說瞭算數啊,對方說這個事隻有他能辦到。送錢之後,我覺得孩子有救瞭。

  但是一審時,兒子被判瞭10年零6個月,期待二審。結果二審維持原判,我覺得沒有希望瞭。

  新京報:二審過後,你做瞭什麼?

  閆愛民:我不服判決,申訴啟動再審程序,被新鄉中院駁回。

  新京報:有去看過兒子嗎?

  閆愛民:每個月都會去看。他跟我說你別跑瞭,別把傢搞得一塌糊塗。我現在希望他能有改過機會,別把青春都放裡面。

  “我願意接受懲罰”

  新京報:為什麼選擇自首?

  閆愛民:兒子出事後,我一直研究再審條件。我看到再審的相關法律條例當中有一條,如果案審期間,辦案人員有行賄受賄現象的案子,必須發回重審。

  我這真是沒有法子的法子。

  新京報:到檢察院自首時,工作人員和你們說什麼?

  閆愛民:他們記瞭筆錄,簽字,讓我們保持電話暢通。我問什麼時候有結果,今天還能走嗎?是不是要直接拘留我們?他們說不會,7個工作日之內有回復。

  新京報:妻子和兒子知道你自首的事嗎?

  閆愛民:孩子他媽知道,她支持。兒子不知道,也不打算告訴他。

  新京報:你知道行賄也會受到法律的懲罰嗎?

  閆愛民:豁出去瞭,我什麼也不怕,我願意接受這個懲罰,就是想讓案子重審。

  新京報:有人說你現在自首是為瞭給公檢法機關施加壓力,是一種手段。

  閆愛民:我顧不瞭這些,大傢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我無所謂。

  (註:據媒體報道,針對閆愛民、王不井自首行賄材料中所稱曾9次行賄輝縣市公檢法人員一事,輝縣市森林公安局某領導回應稱,閆愛民確實曾向其行賄三千元購物卡,但自己後來退還瞭。法院相關領導回應,閆愛民、王不井確實通過中間人多次聯系,最終中間人到傢中行賄被拒絕。

  輝縣市森林公安局辦案民警也承認閆愛民確實曾行賄過他購物卡,他“追上閆愛民退還給他瞭”。

  對於向檢察院公訴人員“行賄3萬元”一事,已經調走的該公訴人員回應:“想不起來這件事瞭,大概不會存在這件事情,但確實和他們一起吃過飯。”)

  新京報記者 王佳慧 北京報道

責任編輯:茅敏敏 SN184

Tags:
Speed Dating,
Da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掏鳥案”被告人之父:送錢後覺得孩子有救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