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6

英國議員土耳其資助並參與IS活動

英國議員:土耳其資助並參與IS活動 英國議員:土耳其資助並參與IS活動 www.gracefield.com.hk Tags: 女傭公司, 外傭公司, 僱傭公司, 印傭公司, 僱傭公司介紹, 康樂居僱傭中心, 女傭中心, 僱傭中心, 海外僱傭中心, 外籍家庭傭工, 請外傭, 請印傭, 請菲傭, 德誠女傭, 德成女傭, 印傭, 菲律賓女傭, 印尼女傭, 鐘點女傭, 陽光女傭, 外傭, 菲傭, 菲傭續約手續, 印傭機票, 外傭保險, 外傭續約, 印傭續約, 菲傭續約, 外傭人工, 菲傭人工,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美國牙醫獵殺非洲明星獅王:剝皮割頭組圖

美國牙醫獵殺非洲明星獅王:剝皮割頭(組圖) 美國牙醫獵殺非洲明星獅王:剝皮割頭(組圖) www.gracefield.com.hk   國際在線專稿:據秘魯《21世紀報》7月26日報道,日前,津巴佈韋最著名的獅子明星塞西爾(Cecil)慘遭獵人剝皮割頭,這一事件令津巴佈韋國民極為震驚和憤慨。   獅子塞西爾生活在萬基國傢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因其英俊的外表以及照相機前悠閑自得的模樣,被當地人認為是萬基國傢公園內最具明星氣質的獅子。然而日前它被發現在距公園1000公裡的私人土地上死亡。當地報道指出,塞西爾最初是被弓箭射傷,但是獵人緊追其兩天,直到最後將其獵殺、剝皮並將它的頭顱割下才肯罷休。   目前,津巴佈韋警方已經逮捕瞭涉案的兩名非法捕獵者,仍有一名西班牙籍男子在逃。當局已經裁定這起狩獵事件為非法,因為被捕者不具有狩獵許可證。   津巴佈韋動物保育小組(Zimbabwe Conservation Taskforce)之後指控,一名來自美國明尼那波利斯市的牙醫帕爾馬(Walter Palmer)就是殺死塞西爾的兇手。而帕爾馬28日也發表聲明,承認瞭自己獵殺塞西爾的事實。 有報道指出,富有的帕爾馬為這次狩獵花費瞭5萬5千美元。7月6號晚,帕爾馬和當地向導佈朗赫斯特(Theo Bronkhorst)外出狩獵時發現瞭塞西爾,他們將一頭動物屍體綁在車上引誘塞西爾,將其引誘到國傢公園外。  (原標題:美國牙醫砸5萬美金 獵殺非洲明星獅王(組圖)) Tags: 女傭公司, 外傭公司, 僱傭公司, 印傭公司, 僱傭公司介紹, 康樂居僱傭中心, 女傭中心, 僱傭中心, 海外僱傭中心, 外籍家庭傭工, 請外傭, 請印傭, 請菲傭, 德誠女傭, 德成女傭, 印傭, 菲律賓女傭, 印尼女傭, 鐘點女傭, 陽光女傭, 外傭, 菲傭, 菲傭續約手續, 印傭機票,

重慶建藥交所試斬醫藥流通黑色利益鏈

重慶建藥交所試斬醫藥流通黑色利益鏈 重慶建藥交所試斬醫藥流通黑色利益鏈 www.myemmas.com 重慶藥交所交易的模式將對中國醫改產生深遠影響。2011年12月29日,基本藥物及醫療器械電子掛牌交易在重慶藥品交易所鳴鑼開市—這標志著作為政府主導與市場機制相結合的第三方醫藥全流程電子交易公共服務平臺,重慶藥品交易所(簡稱“重慶藥交所”)在歷經1年多的破冰之旅後宣告建成。這也意味著,從此以後,重慶所有公立醫院采購藥品、醫療器械及相關醫用產品,一律通過重慶藥交所這個平臺,與藥廠直接交易。重慶建立藥交所,在全國尚屬首創。重慶市長黃奇帆表示,作為重慶醫療體制改革的重要環節,這一平臺的建立,意在破解藥品流通領域的體制困局,破除藥品多級代理、環環加價的傳統弊端,阻擊藥品流通中的灰色交易。重慶藥交所已引發各方關註,中央有關部委到各省市、各行業,以及專傢學者,他們紛紛派員前往考察,希望“重慶經驗”具有普適的推廣價值。重慶的醫改創舉重慶藥交所是重慶市政府批準成立的副廳(局)級事業單位,成立於2010年3月31日,同年12月29日開始正式運營。事實上,重慶成立藥交所的首倡者是該市現任市長黃奇帆,黃因深諳資本運作,被譽為“金融市長”。2009年4月,《2009-2011年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實施方案》出臺,確定瞭醫藥衛生事業的公益性,拉開瞭全國新醫改序幕。同年9月25日,重慶新醫改部署工作會上,該市時任常務副市長黃奇帆提出瞭建立藥交所的構想。黃奇帆希望搭建一個政府主導與市場機制相結合的第三方醫藥全流程電子交易公共服務平臺,在充分體現醫藥衛生事業公益性的情況下,運用市場杠桿,探索醫藥流通體制改革。隨後,這一構想得到瞭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的肯定。同年11月,黃奇帆主持重慶市政府專題會議成立專門班子,啟動藥交所的籌建。建立藥品交易所不僅在中國,就是在全世界也是一項創舉。重慶藥交所董事長劉高清透露,籌建重慶藥交所的半年時間裡,籌建者們在國內外頻頻考察,包括歐盟、國內各省市的藥品招標采購,以及商品交易所、上海證券交易所等,“所有商品交易所,老百姓期望它的價格是往上走的,股票越高越好,但藥品交易所從誕生時最大的難題是,如何控制藥價逐步向下、趨向合理,如果藥價越高越好就麻煩,它根本就沒有存在的基礎”。因此,嚴密、系統的制度設計十分重要。重慶藥品交易所披露的信息顯示,該所已建成瞭信息、交易、交收、結算四大服務系統,藥品交易方式采用的是電子掛牌交易。整個藥品交易全過程通過網絡進行,流程分為“會員管理、交易管理、交收管理、結算管理、評價管理”五個環節,以期擠掉藥品流通環節層層加價的“水分”。重慶藥交所啟用瞭會員制,生產企業為賣方會員,醫療機構為買方會員,經營企業為配送會員,三方均須在交易平臺進行網上申報註冊。該所出臺的交易試行細則規定,賣方和買方會員在重慶藥交所電子交易平臺簽訂電子購銷合同,共同選定配送企業完成配送交收,會員通過交易所與銀行組建的結算中心在規定的60天內結清貨款。重慶市政府文件規定:“全市范圍內的公立醫療衛生機構必須進入重慶藥品交易所進行藥品、醫療器械及相關醫用產品采購,不得通過其他途徑采購”。這意味著,重慶所有的公立醫院采購都必須進入此交易體系。2010年12月29日,重慶藥交所啟動非基本藥物交易,2011年12月29日交易的品種擴展至基本藥物和醫療器械。重慶藥交所的交易對象方面規定為,該市公立醫療衛生機構、全市醫保定點醫療機構全部進入重慶藥品交易所進行采購。同時鼓勵部隊醫院、民營醫院、個體診所、零售藥店進入重慶藥交所進行采購。此外,待交易量達到一定程度後,重慶藥交所將發佈藥品價格指數信息,逐步建立藥品價格發現機制和合理的價格形成機制。斬斷黑色利益鏈重慶將醫改的突破點,設定在醫藥流通體制改革上,基於中國的現實:醫藥流通市場已形成瞭一個巨大的利益輸送的黑色鏈條,其中“多級代理,層層加價”的傳統醫藥流通秩序是造成藥價高、看病貴的重要原因之一。“一盒藥出廠價才幾毛錢,到瞭患者手裡就是幾十元,甚至上百元。這在當前的藥品流通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重慶華森制藥公司董事長遊洪濤給時代周報記者繪制出瞭一幅傳統藥品流通示意圖:藥品出廠→全國總代理→省級代理→藥品招標采購→區市縣級代理→醫藥公司→醫院→患者。“這個示意圖僅僅說的是藥品正常流通所包含的環節。”遊洪濤說,一粒藥從出廠到患者手裡,至少要倒六次手,而每一次倒手將產生“交易成本”,包括人員工資、招標費、廣告費、公關費、代理商利潤等。這些“交易成本”最終將轉嫁到消費者身上。這就導致最終到患者手中的藥品價格,通常相比於出廠價要翻好幾倍。但藥價虛高背後,卻是一個更大的尷尬:作為藥品流通領域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藥品集中招標采購2001年11月就已在全國推行。該政策就是以省為單位,對所有醫療機構的藥品進行管理,所有藥品生產商、經銷商都要通過一個招標平臺把藥品放到醫院去。“10年實施證明效果適得其反,既不可能降低藥價也不可能降低藥費,更不可能降低醫療費用。”重慶市醫藥行業協會副會長劉群直言,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已異化成瞭“腐敗工程”:一個以衛生部門為主導,廠商、各級代理商、醫保部門、物價部門、藥品招標采購部門、醫院參與而形成的龐大利益鏈條。這條黑色利益鏈條已在2011年重慶發生的迄今最大醫保“窩案”(參見本報2011年8月4日114期封面文章《重慶醫保爆窩案》)中曝光。該窩案因重慶江北區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周榮福及醫務人員在藥品采購中大肆收受藥商賄賂案發而引爆,隨後重慶市人社局原醫保處、重慶市醫保中心、重慶市藥品集中采購服務中心一眾官員落馬,一大批藥商亦陷入囹圄。“重慶建立藥交所,就是希望通過制度的設計來抑制藥價虛高。”重慶藥交所董事長劉高清說,同時通過藥交所,將醫院和藥廠的交易行為置於政府和社會監督之下,阻擊灰色交易。按重慶藥交所的規則,藥品生產企業直接在交易所掛牌發佈待售藥品信息,醫療機構則根據需求和這些生產企業進行價格談判。也就是說,醫院采購藥品通過藥交所,直接實現與藥廠的交易,許多中間環節被取消。同時,重慶藥交所通過定價機制,限定藥品售價的上限,從而將藥品價格的話語權掌握在手中。該所制定瞭藥品入市價、掛牌價和成交價。入市價是在搜集全國各省市藥品采購價格基礎上形成,掛牌價是藥廠在藥交所平臺上發佈的待售價,成交價則為藥品最終交易價。藥交所規定:成交價不高於掛牌價,掛牌價不高於入市價。而整個藥品掛牌交易過程都納入紀檢、衛生、藥監等政府部門的監管,並設預警機制。“醫院如果虛高采購,醫院負責人將被紀委要求作出說明,甚至面臨‘下課’。”劉高清說。重慶市政府還規定,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必須按進價實行基本藥物“零差率”銷售。而從藥廠掛牌價、醫院進價,再到患者手中藥價,都可以在重慶藥交所平臺上一查便知,完全處在社會大眾的監督下。1000億訂單“野心”來自重慶藥交所的數據顯示,該所註冊會員已超過5500傢,其中買方會員有1500傢重慶醫療衛生機構;賣方會員為3600傢國內外醫藥生產企業,其中2010年全球排名前20的藥品生產企業均已進入,國內100強醫藥企業已有84傢進入;配送會員392傢。基本藥物在重慶藥交所上線品規達到7000個,在該所註冊的國內外醫療器械生產廠傢已達1000傢。重慶藥交所累計交易量已突破50億元,與以往交易方式相比,各醫療機構通過藥交所的采購藥價相較2010年實際采購價,平均降幅超過28%,一些常用藥的降價幅度甚至高達80%,直接節約經費超10億元。劉高清坦言,這對於僅僅一周歲的重慶藥交所來說,已是一份不錯的成績單。重慶市長黃奇帆亦表示,重慶藥交所運行一年來彰顯瞭五大功能:統一采購,抑制瞭藥品虛高價格;減少中間環節,發揮反腐敗功能;發揮市場調節功能,優化配置瞭資源;加快資金流動,降低瞭交易成本;推動重慶逐漸成為藥品交易高地。事實上,黃奇帆對重慶藥交所抱有很大的“野心”。黃奇帆說,重慶藥交所將產生巨大的集聚和輻射作用,它不僅承擔市內的交易,還要吸納全國的藥品交易,“爭取3年內,重慶市每年若發生200億元的藥品交易,希望重慶藥交所能吸引一半訂單;3-5年後,全國藥品交易若每年有1萬億元訂單,希望重慶藥交所能爭取1000億元訂單”。重慶藥交所成立以來,國傢醫改領導小組,國務院醫改辦,藥監總局,衛生部都先後派員前來進行考察,希望重慶藥交所經驗具有普適的推廣價值。“中央有關部委到各省市、各行業,我們接待的人次已上百次瞭。”劉高清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葛延風在重慶藥交所調研時認為,重慶藥交所創建的交易模式,是我國醫改之路的風向標。國務院醫改辦副主任胡祖才調研時稱,重慶藥交所正在為國傢醫改積累經驗,將對中國醫改之路產生深遠的影響。然而,重慶藥交所的運行,大大壓縮瞭公立醫院從藥品獲得的利潤。一個不可回避的現實是:重慶市財政投入公產醫院的經費,僅占其總經費的10%左右,職工的收入、醫院的基礎設施、設備投入,必須靠醫院自己供給。因此,國內一些醫療政策專傢也對重慶創舉表達瞭質疑態度:醫改單從醫藥流通環節入手改革,而不取消醫院15%的藥價加成政策,並不能徹底解決藥價虛高、看病貴問題,“在重慶藥交所模式下,中間環節減少瞭,但醫院采購低價藥的動力不足;如果不改革以藥養醫的體制,醫院仍然采購藥品價格越高獲利越多”。劉高清表示,這是一個逐漸、不斷調適的過程,“要一步到位就改變公立醫院以藥養醫不現實”。建立藥交所隻是重慶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一個環節,對公立醫院的配套改革亦是題中應有之義,正在推進之中。(時代周報) Tags: 尋人, 私家偵探收費, 私人偵探, 私家偵探, 偵探, 偵信, 偵探社, 私家偵探社, 艾瑪氏, 艾瑪氏偵探, 抓姦, 小三, 調查, 外遇, 第三者, 捉小三, 查老公, 查老婆, 通姦, 離婚, 商業調查, 工傷, 工傷調查, 個人查証, 個人查證, 追數, 神秘顧客, 儀器, 臥底, 旅遊行蹤, 工作調查, 日常行蹤調查, 公幹行蹤, 角色扮演, 國內行蹤調查,

日本男議員被曝招男妓 上周因金錢糾紛退出政黨

日本男議員被曝招男妓 上周因金錢糾紛退出政黨 日本男議員被曝招男妓 上周因金錢糾紛退出政黨 www.gracefield.com.hk Tags: 女傭公司, 外傭公司, 僱傭公司, 印傭公司, 僱傭公司介紹, 康樂居僱傭中心, 女傭中心, 僱傭中心, 海外僱傭中心, 外籍家庭傭工, 請外傭, 請印傭, 請菲傭, 德誠女傭, 德成女傭, 印傭, 菲律賓女傭, 印尼女傭, 鐘點女傭, 陽光女傭, 外傭, 菲傭, 菲傭續約手續, 印傭機票, 外傭保險, 外傭續約, 印傭續約, 菲傭續約, 外傭人工, 菲傭人工, SEO, SEO, web design,

普京:遠東應為俄經濟中心 亞太將拉動世界經濟

普京:遠東應為俄經濟中心 亞太將拉動世界經濟 普京:遠東應為俄經濟中心 亞太將拉動世界經濟 www.gracefield.com.hk Tags: 女傭公司, 外傭公司, 僱傭公司, 印傭公司, 僱傭公司介紹, 康樂居僱傭中心, 女傭中心, 僱傭中心, 海外僱傭中心, 外籍家庭傭工, 請外傭, 請印傭, 請菲傭, 德誠女傭, 德成女傭, 印傭, 菲律賓女傭, 印尼女傭, 鐘點女傭, 陽光女傭, 外傭, 菲傭, 菲傭續約手續, 印傭機票, 外傭保險, 外傭續約, 印傭續約, 菲傭續約, 外傭人工, 菲傭人工, SEO, SEO, web design,

古建築再次被拆 文保命名疑“烏龍”

古建築再次被拆 文保命名疑“烏龍” 古建築再次被拆 文保命名疑“烏龍” progene.com.hk 南鑼鼓巷秦老胡同37號院,北屋5間房子已被拆除3間。文保人士調查稱,37號院才是市級文保單位“綺園花園”的主體。秦老胡同35號院門口掛著“綺園花園”牌子。索傢後人稱,牌子上寫著的假山、水池等都在一墻之隔的37號院。 37號院老居民連永利摸著廢墟裡木柱講述自己的記憶。   南鑼鼓巷秦老胡同37號院被部分拆除,文保人士調查其為綺園主體,申請認定  南鑼鼓巷內,秦老胡同35號院、37號院一墻之隔。  35號院被定為市級文保單位(綺園花園),37號院因修停車場遭部分拆除。  本報記者和多名文保人士現場調查、查閱史料、尋訪後人,多重證據指向“綺園花園”當初可能存在認定錯誤,37號院更應是“綺園花園”的主體。目前,文保人士已就37號院提起“不可移動文物認定”申請,相關部門表示將查證。  2月19日下午,南鑼鼓巷秦老胡同37號院。  一片殘垣斷壁中,挎著相機的崔金澤被居民一把拉住。  崔金澤是北京市文物保護協會會員,遊走南鑼鼓巷這樣的舊城保護區,幾乎是每天的工作。  當天,他發現秦老胡同37號院部分被拆除,北屋5間大房子,被拆得隻剩下最西側兩間。讓崔金澤擔心的是,37號院北屋與市級文保單位秦老胡同35號院“綺園花園”一墻之隔,“屬於文保單位的二類建控地帶,是不能隨便拆除的。”  被拆民房現稀有彩繪  看見帶相機的人進來,在秦老胡同37號院住瞭54年的連永利拉住崔金澤,“這房子能保護起來不?有年頭瞭。”  連永利帶著崔金澤爬上被拆的北屋瓦礫堆,查看最西側保存完整的一間和一間尚未完全拆除的房子,夾在磚灰結構中碩大承重柱體顯示,這是一處木結構房屋。  “五開間小式硬山頂前後出平頂拍子房,前廊後廈。進深三間九檁。正中三間相通為廳,東西兩間隔開為暖閣。”崔金澤判斷北屋為花園內房屋形制,不是普通的民房。  疑惑間,崔金澤看到,尚未完全拆除的西側房屋柱體上,有清晰的紋路,“像是竹節,明顯是畫上去的。”很多拆下來的廊柱也有相同的竹節式紋路。  當晚,崔金澤向故宮(微博)古建彩繪研究人員請教。次日,崔金澤帶著彩繪研究人員和記者來到秦老胡同37號院。仔細查看柱體上的紋路後,專傢稱,此類彩繪目前除故宮內的幾處小體量建築上可見原始類似實例外,“幾無他例,極為珍貴”。  35號37號兩院身世之謎  為何普通民宅會有稀有彩繪?  連永利的一句話引起崔金澤的註意,“剛搬傢過來時,北屋五間最東側的圍墻上有道門。”  這面圍墻正是如今的市級文保單位“綺園花園”院墻,“難道37號院跟綺園花園有關?”  “綺園花園”的牌匾掛在秦老胡同35號院的大門上,中英文對照的說明顯示:原為晚清內務府大臣的宅院花園部分,名為“綺園”,該宅坐北朝南,三進院落,園內除假山、水池、橋、亭等建築外,還有一幢仿江南園林建築——舫形敞軒,造型獨特,2003年公佈為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如今的“綺園花園”大門緊閉,門口掛著“非開放單位謝絕參觀”木牌。  事實上,“綺園花園”1986年即被劃定為東城區文物保護單位。  東城區文化委員會文物管理所出具的有關“綺園花園”的資料顯示,秦老胡同35號院為晚清內務府總管索傢宅院的花園部分。索傢即康雍乾年間索柱傢,索柱後人中三人曾擔任總管內務府大臣。辛亥革命後,索傢敗落,房產分割出賣。  對於37號院與35號院的關系,東城區文委文物管理所表示也不清楚,可去東城區志辦公室查找最早的史料。  東城區志辦公室保存的《北京文物勝跡大全》東城卷稱,如今文保單位“綺園花園”內存在假山、水池、橋、亭、舫形敞軒等。  “但假山、水池、橋、亭、舫形敞軒都不在35號院。”連永利的父親回憶,1958年搬來時,這些建築都完整保存於37號院。連傢父子和37號院多名居民證實,1976年地震,院內的假山被移走,一座移到東單公園,一座移到景山。  記者從北京市測繪院“1953年秦老胡同測繪圖”查到,37號院中的測繪圖上明確標明有亭子所在位置,而35號院則無此建築。  索傢後人為“綺園”正名  就在一個月前,一位老人帶著兒子、兒媳和孫子來37號院被拆的北屋拍照。  連永利的父親說,老人說這房子原本是他傢的,拍照想留個紀念,“估計是索傢後人。”  2月21日下午,記者到交道口派出所戶籍室,試圖尋找索傢後人現居地。  民警查詢的秦老胡同老門牌資料,秦老胡同31、33、35、37、39號在早年對應的門牌號依次為18、甲18、乙18、丙18、丁18號,“以前是個大院子。”  經多方尋找,記者找到帶傢人來拍照的老人——索傢後人、68歲的察先生。他得知37號院北屋被拆,過來把北屋屋頂上的彩繪和廊柱拍下來。  察先生指著37號院一處平頂房說,舫形敞軒至今仍在,新中國成立後不斷有住戶搬進該院建房,有人將舫形敞軒翹起的穿舵部位砸毀,但舫形敞軒上的房屋仍存。  “要說索傢花園,肯定是說37號院而不是35號院。”察先生說。  索傢後人之前手繪一張37號院圖上,明確畫著假山、水池、橋、亭、船屋(舫形敞軒)等。察先生的爺爺存耆和父親奎垣均有關於35號院和37號院的資料留世。  社科院歷史所研究員定宜莊所著的《老北京人的口述歷史》中,奎垣說,索傢宅子中,秦老胡同35號院,“現在大夥兒一個勁兒說索傢花園,實際上不是花園。要如果說花園,是那邊有一個大雜院,有一個大廳,有個石船。”  《老北京人的口述歷史》還提到,秦老胡同37號院賣給瞭科爾沁王公後人包傢。  包傢後人回憶,37號院“是花園,不是四合院,有假山、河、船塢,就是石舫”。  2月22日,北京市檔案館解放前老門牌資料顯示,1947年,秦老胡同35號院為一傢建築公司宿舍,37號房主為葉姓和趙姓人傢,院內房屋被租給13傢70餘人居住,大雜院格局業已形成。上世紀50年代成為直管公房至今。  看著一片廢墟的37號院和大門緊閉的35號院,崔金澤懷疑當初鑒定“像是個烏龍”,弄錯“綺園花園”的位置。  遞申請表文保部門將查證  如今,37號院面臨著被拆除,源於南鑼鼓巷地下停車場的修建。  秦老胡同37號院的居民表示,去年11月,該院北屋開始拆除。住在北屋僅存最西側一間的黃老太說,由於年紀大不願意搬到樓房居住,她向來談拆遷的人提出找平房居住,“後來就沒人再來找我。北屋被拆瞭4間,隻剩我這一間。”  2月25日,交道口街道辦民政事務辦公室丁姓科長稱,建停車場是政府行為,拆遷公告早在去年六七月份就已貼出。“涉及前圓恩寺胡同28號和30號,還有秦老胡同37號的一部分,停車場項目經過區規劃部門的批示。”丁科長說,“37號北屋是不是文物的主體,具體不太清楚,我們隻是做群眾工作,不懂這些東西。”  北京市規劃委官網的確有該停車場項目用地控規調整公示。  根據北京舊城25片歷史文化保護區保護規劃,以及南鑼鼓巷歷史文化保護區規劃,要在秦老胡同35號院的建設控制地帶搞建設,必須征求文物部門意見。  2月24日,北京市文物局文保處工作人員表示,從沒有接到東城區關於在南鑼鼓巷建設停車場的意見征詢,“那個區域很長時間都沒有類似建設規劃批示。”  為挽救秦老胡同37號院的命運,崔金澤提起“不可移動文物認定申請表”,並已快遞至東城區文委文保科。  崔金澤認為,37號獨具特色的花園格局大體尚存,尤其是最主要的五開間正房及船屋兩組建築留存至今,雖於數月前遭部分破壞但主體結構完整,尚可恢復。  在申請表價值評估中,崔金澤寫道,與秦老胡同37號一墻之隔的35號已被定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名稱為“綺園花園”。從其門口懸掛的官方簡介可知,“綺園花園”內有假山、敞軒、船屋等建築,明顯所指為今37號院內之物。作為名義上已經受到保護的文物本體,理應被劃入市文保單位保護范圍之內。  對此,東城區文委文物管理所表示,當時確定秦老胡同35號院為綺園花園區級文保單位的人,或去世或退休,都不好找瞭。之前確定文保單位多為專傢根據現存資料,對其所認為有價值的文物進行評估之後掛牌,“不是不存在弄錯的可能,這得繼續查證。”  2月25日,東城區文委文保科工作人員表示,“綺園花園”現屬市級文保單位,如果要對秦老胡同37號院進行文保單位范圍擴展,需和市文物局聯系。  北京市文物局法規處、安全督察處工作人員稱,對於秦老胡同35、37號院的情況尚不瞭解,需調查後確定具體情況,“對現在的37號院進行文物身份認定,需從東城區文委走程序。”  ■ 建議  文物密集區 拆前應排查  看著掛在秦老胡同35號院門上的“綺園花園”的牌子,索傢後人察先生心裡不是滋味。  他說,旅遊的人走到這,導遊介紹“這是索額圖的宅子”,還有人說是晚清皇後婉容的姥姥傢,“這都是哪跟哪啊,以訛傳訛,都不是一碼事。”  從35號院的掛牌,到37號院的拆除,“從來沒人問過我呀?”察先生說。  多名在秦老胡同住瞭幾十年的老居民說,按照35號門上掛著的文物命名說明,他們都知道從一開始就弄錯瞭,“沒人問我們,也不知道跟誰說。”  民間古城保護人士華新民也與記者一起參與秦老胡同37號院的調查,她仔細比對文字史料、測繪圖和現場後認為,索傢宅子本身就是一個整體,“要保護的應該是35號東側建築、35號和37號整體,包括花園部分,但現在還把花園的位置弄錯瞭,造成嚴重的後果。”  華新民稱,文物保護工作不應過分註重或糾結於一個古建已經是哪個級別的,“我們的文物保護法不是隻保護文物保護單位的法。如果是這樣的話,隨時發現的文物,就都不能保護瞭。” 崔金澤也認為,沒有文物身份,就得不到法律的保護,這是完全錯誤的概念。法律並未規定,隻有認定為文保單位的文物才受保護。核定文物單位隻是文物部門依法行政的手段,是法律對文物部門的要求,而不是判斷保護對象的依據,文物在被核定為文保單位前就被拆除,這本身就是文物部門的失職。  文保人士建議,像南鑼鼓巷這樣文物密集區的地方,拆遷建設更應嚴謹慎重。在做工程拆建前,文保部門能否做最後的排查,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崔金澤稱,南鑼鼓巷自元朝便有,迄今已700餘年,街區下很可能存在其他文物,“這樣的歷史文化街區,開挖停車場實需審慎。”  采寫/本報記者張永生  攝影 本報記者 尹亞飛  新京報制圖/師春雷(新京報)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越南國傢主席腐敗是國傢毒瘤 除貪才能安民心

越南國傢主席:腐敗是國傢毒瘤 除貪才能安民心 越南國傢主席:腐敗是國傢毒瘤 除貪才能安民心 www.gracefield.com.hk   【環球時報記者 曲翔宇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劉皓然】“唯有除貪,才能安民心”——越南國傢主席張晉創接受越南通訊社采訪時表示,越南反腐工作已經取得一定成果,但這些成績仍不足以完全根除貪污腐敗與浪費現象。 張晉創敦促政府實施更強有力的措施,堅定不移地與腐敗現象作鬥爭,提升民眾對政府的信心與安全感。   新加坡《聯合早報》5日援引越南通訊社的消息稱,在越南農歷春節來臨之際,張晉創對越南2014年的國傢發展進行總結,特別提到國傢反腐工作的進展。他表示,腐敗問題是國傢的“毒瘤”,政府要“安民心”就必須將這些“毒瘤”予以清除。   為改善商業環境,有效吸引外資,越南政府近年來制定瞭國傢反腐敗戰略,建立中央反腐敗指導委員會,同時著力完善有關法律法規。據“越南之聲”報道,越共中央總書記、中央反腐敗指導委員會主任阮富仲去年年底總結2014年反腐敗工作時,要求2015年搞好財產申報工作,以預防和打擊腐敗。   值得關註的是,越南有一些“老虎”在反腐鬥爭中落馬。美聯社稱,今年年初,越南國會一名49歲的女代表因涉嫌巨額詐騙被停職並遭到警方逮捕。這名女代表此前設立瞭子虛烏有的住房項目,利用職務、名望以及名下的工程公司總共募集瞭高達3770億越南盾資金,騙局被拆穿後又拒絕歸還錢款。《越南青年報》稱,逮捕現任國會代表在越南“非常罕見”。   但越南副總理阮春福此前也表示,反腐敗工作還有許多漏洞,尤其是在追繳被貪腐分子挪用的公共資產方面。據《越南青年報》報道,截至2014年11月,越南反貪機構追繳回1.5萬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4.3億元)資產,僅為原計劃的22.3%。有官員稱,貪腐分子往往將非法所得財產寄存在他人名下,或通過洗錢方式將贓款“漂白”,抑或購買房屋或車輛將所得款項揮霍掉。   越南問題專傢、雲南省東南亞南亞研究院研究員朱振民5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越南近年來積極開展反腐敗工作,取得一定成效。越南黨和政府不僅集中處理瞭一批利用職務之便,利用工程建設和招投標中飽私囊的政府官員和國企高管,同時也重點懲罰瞭在招商引資過程中收受外企賄賂的商貿官員,例如2006年交通部長下臺案轟動全國。他認為,越南的反腐工作涉及領域仍然有限,問題調查不夠深入,全社會也缺乏根除腐敗的堅定決心。此外,越南反腐敗領域權力較為分散,未能形成切實有效的反腐敗機制,黨內監督專責機關也未能充分發揮作用,因此部級以上的落馬“大老虎”寥寥無幾。 Tags: 女傭公司, 外傭公司, 僱傭公司, 印傭公司, 僱傭公司介紹, 康樂居僱傭中心, 女傭中心, 僱傭中心, 海外僱傭中心, 外籍家庭傭工, 請外傭, 請印傭, 請菲傭, 德誠女傭, 德成女傭, 印傭, 菲律賓女傭, 印尼女傭, 鐘點女傭, 陽光女傭, 外傭, 菲傭, 菲傭續約手續, 印傭機票,

普京與梅德韋傑夫相約健身房 鍛煉後共進早餐

普京與梅德韋傑夫相約健身房 鍛煉後共進早餐 普京與梅德韋傑夫相約健身房 鍛煉後共進早餐 www.gracefield.com.hk   中新網8月31日電 據外媒31日報道,近日,在位於索契的政府官邸內,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總理梅德韋傑夫一起前往健身房鍛煉。   據報道,俄媒發佈的視頻和照片顯示,兩位領導人身著運動服舉重。然後兩人共進早餐,自己動手燒烤部分食物。   報道稱,在俄羅斯,普京以“硬漢”形象著稱。   此前,也曾傳出普京釣魚、騎馬、打獵的圖片,有些照片中普京赤裸上身“秀肌肉”。   報道指出,此次普京和梅德韋傑夫一起健身是今年暑假的最後一個星期天。兩位領導人當時是在普京的夏季“行宮”。   健身房內,兩人互相以欣賞的目光觀看對方使用健身器材,然後一起吃早餐、喝茶。 (原標題:俄總統普京與總理相約健身房 鍛煉後共進早餐(圖)) Tags: 女傭公司, 外傭公司, 僱傭公司, 印傭公司, 僱傭公司介紹, 康樂居僱傭中心, 女傭中心, 僱傭中心, 海外僱傭中心, 外籍家庭傭工, 請外傭, 請印傭, 請菲傭, 德誠女傭, 德成女傭, 印傭, 菲律賓女傭, 印尼女傭, 鐘點女傭, 陽光女傭, 外傭, 菲傭, 菲傭續約手續, 印傭機票, 外傭保險,

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

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 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 www.myemmas.com 前日下午3時許,昌平區食品辦聯合工商、公安、質監、城管等多個部門組成聯合執法隊,到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正在生產熏幹和香幹的兩個大院突擊執法。經查,兩傢加工點沒有相關手續,系黑作坊。查處香幹大院時,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當著執法人員的面,打砸制作工具,試圖毀滅證據。前日下午,香幹作坊的一名工人阻止記者拍照。前日下午,香幹作坊裡,一不明身份男子阻礙、威脅執法人員。香幹作坊裡,一工人當著執法人員的面,將用來浸煮的不明黑色液體桶拋向門外。前日下午,香幹作坊裡,記者取樣不明液體。昌平區小辛莊村香幹黑作坊工人在執法者面前打砸制作工具;與執法者對峙黑夜裡,一座村落的兩個農傢院躥出火光,充斥著一陣夾雜臭味的豆漿味。兩輛滿載熏幹和香幹的面包車開出院子一路疾馳,兩千餘斤劣質產品被送往農貿市場,暢通無阻抵達百姓餐桌。“一盤芹菜炒熏幹或者韭菜炒香幹,最多使用二兩豆幹,這些豆幹能做多少盤菜?”近日,有市民反映,昌平區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每天都有大量豆幹運出。本報記者連日調查發現,兩傢豆幹生產者都無證照,生產環境骯臟,系“黑作坊”。其生產的熏幹,乃是在露天院中挖坑作熏爐,用不潔鋸末熏制而成。另一個院子生產的香幹,則由散發著惡臭的不明液體著色冒充。面對聯合執法隊突擊檢查,香幹生產作坊內,多名工人當場砸毀生產工具,試圖毀滅證據,還有不明身份的男子,和執法人員對峙。前日下午3時許,昌平區食品辦聯合工商、公安、質監、城管等多個部門組成聯合執法隊,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正在生產熏幹和香幹的兩個大院突擊執法。經查,兩傢加工點沒有相關手續,系黑作坊。查處香幹大院時,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當著執法人員的面,打砸制作工具,試圖毀滅證據。黑作坊查獲1200斤香幹兩傢黑作坊位於小辛莊村,由昌平區東小口鎮管轄,但一墻之隔就是平西府村,由北七傢鎮管轄,“該區域處於城鄉接合部,又處於兩鎮連接處,流動人口很多,黑作坊也很多。”前日下午,十餘名執法人員來到生產熏幹的大院,四五個鐵箅子前,兩名男子正在烤制熏幹。隔壁院的香幹加工點,場景更為壯觀,80餘箱已制作好的黃色香幹露天擺放,周圍下水溝裡污水流淌。每箱香幹15斤左右,已生產出的香幹達1200斤左右。繚繞的霧氣裡,七八名工人正在制作香幹,加工間一股惡臭。經聯合執法隊認定,這兩傢生產熏幹和香幹的加工點沒有相關手續,屬於黑作坊。疑似著色劑浸泡香幹香幹加工間內的工人們稱,他們生產的香幹是用“醬油”制成,執法隊員多次詢問“醬油在哪”,幾名工人支支吾吾,始終無法說明“醬油”的存放地。加工間角落,一個鐵皮方桶散發著惡臭,記者揭開桶蓋,一整箱香幹正在桶內蒸煮。方桶旁擺著幾隻黑色塑料桶,裝滿液體,可聞刺鼻氣味。黑塑料桶內液體顏色為黑褐色,記者取樣黑色液體時,液體落在手上,呈現褐色,用水反復清洗,褐色並未消退。據執法人員推測,黑色塑料桶內的液體,是用來給香幹染色的,“液體成分還需鑒定,可能是普通的食品添加劑,也可能是非法添加物。”生產間工人說,桶內液體為焦糖,用紅糖熬制加水稀釋。但對液體為何存在刺鼻氣味,他們解釋不清。兩作坊負責人尚未露面昌平區食品辦工作人員稱,黑作坊生產出的熏幹、香幹將全部抄沒,“相關部門會檢測浸泡香幹的不明液體究竟是何物。”昌平區質監部門的工作人員介紹,此前,他們曾多次打擊該區域的黑作坊,但黑作坊總是被查後不久,又秘密重操舊業。昨日,昌平區食品辦相關負責人表示,截至昨日下午,兩傢黑窩點的相關負責人都未出現,尚未接受調查。該負責人表示,因為黑窩點存在的區域有大量的其他非法加工點存在,他們接下來將聯合相關政府部門,對該區域清理整頓,規范市場。不明身份男子恐嚇執法者執法隊查抄香幹黑作坊時,現場出現多名不明身份男子。執法隊清點院內面包車上已裝載的香幹時,一名男子上前幹擾,“我是過路的看熱鬧的,咋瞭,你想打我?”男子說著,並伸手扯拽記者衣服,民警喝止,男子並未罷手,而是當著執法人員面大喊“把人逼急瞭,人傢能饒得瞭你?”執法隊在院子裡清點香幹數量時,幾名黑作坊工人沖入操作間,迅速將屋內盛放黑色液體的黑塑料桶打翻,乒裡乓啷砸碎制作工具。一名工人在執法人員的喝止下,仍將裝著黑色液體的塑料桶推倒在地,黑液流淌一地。同時,幾名工人將院子裡擺放的數十箱香幹移到屋內藏匿,躲在屋內拒絕開門。其餘工人則在一男子的帶領下離開黑作坊。執法期間,一名聾啞的工人多次阻止執法人員靠近部分房間,朝執法人員發出尖叫,揮手作勢打人。在幾名不明身份男子幹擾下,現場一度失控,執法隊員被迫撤到制作香幹的黑作坊外,聾啞工人則迅速將院子大門關上。為防意外事件發生,記者撥打110報警。昌平區霍營派出所民警迅速到場支援。黑作坊疑使用智障工人被查的熏幹制作點的一名工人說,做香幹的院子裡阻礙執法的聾啞人是個智障。“在這兩個院子制作豆幹的都是湖北雲夢人,做香幹的那傢,雇用瞭兩個智障做工,聾啞人是其中一個。”該工人說。一個多月前,通州區臺湖鎮徐莊村兩傢黑豆腐作坊被曝使用、虐待智障勞工,並疑有智障工因受虐而死亡。香幹作坊一名工人向霍營派出所民警承認,作坊內確實有4名殘疾、智障人,“這幾個人腦子都有問題。”該工人對民警說,作坊的老板系本地村民,“這些智障工人都是老板從湖北雲夢雇來的。”民警隨即撥打作坊主電話,無人接聽,小辛莊村村委會人員稱,無法聯系上作坊主。當日下午,霍營派出所一位徐姓民警表示,黑作坊違規生產的事將交由工商、質監處理,使用智障勞工一事,警方將介入調查。昨日,昌平警方的調查結果卻與執法現場工人的說法有出入,霍營派出所一名民警表示,經調查,警方並未發現黑作坊使用智障工人。“隻有一名聾啞人,是黑作坊老板的親戚。他們都是一傢人。” 前日下午,熏幹作坊裡擺放著很多成品熏幹。前日下午,熏幹作坊裡,倆工人從熏池裡抬出已經熏好的熏幹。7日凌晨,面包車將熏幹送到小營農貿市場,向商戶分貨。小辛莊村,一名女工用塑料袋分包熏幹成品,作坊裡每天生產未經衛生檢查的熏幹一千多斤。去年年底,有市民舉報稱,昌平區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整天彌漫著木料燃燒的味道,有人發現,一個大院在做熏幹,和前文抗拒執法者香幹作坊相比,熏幹作坊每天生產的千餘斤不衛生產品,全部流入多個農貿市場。作坊冒臭味 熏出香豆幹冒濃煙的院子所在的巷子是條死胡同,巷尾倒數第二傢是制作熏幹的;巷尾還有個院子,是制作香幹的。半小時後,熏幹制作大院門敞開,一輛牌照為京PA98**的面包車,從院門口探出半個車身,記者進院。院內擺放著七八個1米寬、1.5米長的鐵箅子,四五個箅子上擺放著已烤成焦黃的豆幹(熏幹),其餘箅子上碼著還冒熱氣的白豆腐。院子深處,兩個約20厘米高的紅磚臺引人註目,臺子的橫截面和鐵箅子類似,每個磚臺上蓋著兩塊木板,木板上都挖出兩個洞,黑煙從洞眼兒往上躥,磚臺前有一個大號風扇,對準濃煙呼呼轉動。一名男子正蹲在鐵箅子前翻撿豆幹,他上前抬起磚臺上的木板,立刻,一箅子烤得焦黃的豆幹映入眼簾。兩名男子將磚臺內的鐵箅子抬到院中放下,一直守在磚臺前的男子從身旁的一隻桶裡抓起白色粉末,撒在磚臺裡。磚臺內是一個大坑,距離地面約30厘米,坑內全是黑色爐灰。盛放白色粉末的大桶,裡面都是鋸末。白色鋸末撒到坑內後,坑內又開始冒煙,兩名男子抬起一箅子白豆腐放入坑中,蓋上木板。“這是熏幹,磚臺是烤豆幹的炕。”翻撿豆幹的男子說,烤一爐豆幹得10多分鐘。記者細聞,香幹有微微香味。該院其中一間屋內,垛著數十袋鋸末,加工間內,惡臭撲鼻。豆制品企業須到工商備案5日下午,正生產熏幹的院子裡,一間屋內白霧繚繞,飄出豆漿味,還伴有濃烈的泔水發酵味。這是生產豆腐的作業間,屋內一角的大桌子擺放著已生產出的白豆腐,另一角是幾口盛滿豆漿的大缸,乳白色的豆漿不時從缸內外溢,地板上污水橫流,難以下腳。盛放豆漿的大缸旁擱著一個盆,盛放有半盆白色粉末,工人說,粉末是食用堿。豆腐作業間旁一間屋內,一名中年女子正在屋內給熏幹打包、裝滿,將塑料袋放在電子秤上過秤。“每袋10斤,賣給市場23元一袋。”女子說著,將塑料袋隨手往後一扔。她身後,擺著上百袋熏幹。女子稱,作坊每天生產千餘斤熏幹。北京希傑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原白玉豆腐廠)生產技術部部長宋桂榮稱,根據2003年北京市商委聯合市工商局、市質監局等7傢市局、委共同發佈並於當年7月1日後實施的“北京市豆制品市場準入制度”,全市各大商場、超市、菜市場等營業場所零售的豆制品都必須有零售包裝,同時,豆制品生產企業必須到北京市工商局備案,產品符合國傢相關標準的方能允許生產和上市銷售。熏幹送往多傢農貿市場7日凌晨1點,降雪,小辛莊村內,夜幕籠罩,一片寧靜。制作熏幹的院子從凌晨兩點半左右開始冒濃煙,並有火光躥出。凌晨3點,院門打開,京PA98**駛出院子一路疾馳,約半小時後,面包車開到八達嶺高速邊上小營橋西的清河小營農貿市場。面包車進入市場後,一名穿著紅色大衣的年輕男子下車,兩手拎著數袋熏幹,將它們放在一傢尚未開門的商店門口,用塑料佈遮好。面包車裡堆積著上百隻裝著熏幹的白色塑料袋。隨後,司機匆匆上車,將車拐入另外一邊的市場通道內。穿紅衣的年輕男子沒閑著,他拎著幾袋熏幹,往上貨的三輪車上扔去。前後近1個小時,京PA98**上的上百袋熏幹被分送到十多個攤位。市場內保安介紹,這是豆制品的交易區,主要經營豆幹、熏幹、血豆腐等。一名上貨的東北老板說,這裡很多豆制品加工都來自作坊,送貨人會提前一天收到訂單,第二天直接取貨,隨後又將這些貨物分散批發給一些菜市場裡的小販。一傢攤位收瞭20袋熏幹。該攤位老板介紹,他上貨的這些熏幹主要賣給來他這兒上貨的下傢,“每斤賣兩塊七八,飯店常來買,賣得很好。”前天,經執法隊員詢問,烤制熏幹的兩名工人承認,他們制作的熏幹賣往小營和回龍觀等3個農貿市場。危害黑作坊圖利將豆幹染色北京希傑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原白玉豆腐廠)生產技術部部長宋桂榮介紹,北京目前生產熏幹、香幹的正規廠傢約有三四傢。正規廠傢生產的香幹,一般都用醬油和五香料浸泡。熏幹的生產過程中會選用松木鋸末,並在確保衛生的密閉環境下熏制,“像烤鴨一樣,熏制方法還是傳統方法,正規廠也是用鋸末熏制熏幹,但在保證鋸末種類前提下,鋸末要經陽光暴曬或其他手段烘幹,確保鋸末不會黴腐,以釋放有毒有害物質,影響熏幹的質量。”宋桂榮介紹,目前市場,有些黑作坊會購買染色劑染色,成本較低。很多黑作坊都會用熏香劑等添加劑熏制豆制品。“像熏幹這類豆制品,並不是隻熏制完畢就可上市,熏制好的熏幹還須經過巴氏殺菌、真空包裝等環節才可流入市場。”宋桂榮說。鑒別方法熏幹高質量的熏幹有松木香味,規格統一;非正規廠傢生產的熏幹往往有烤煳味道,熏制顏色不均勻,無松香味,規格大小不一。香幹高品質的香幹是用醬油和五香料浸泡而成,色澤較深,一般呈棕紅色,有五香味、醬香味,質地光滑;非正規廠傢生產的香幹有焦煳味,發黃。(新京報) Tags: 尋人, 私家偵探收費, 私人偵探, 私家偵探, 偵探, 偵信, 偵探社, 私家偵探社, 艾瑪氏, 艾瑪氏偵探, 抓姦, 小三, 調查, 外遇, 第三者, 捉小三, 查老公, 查老婆, 通姦, 離婚, 商業調查, 工傷, 工傷調查, 個人查証, 個人查證, 追數, 神秘顧客, 儀器, 臥底, 旅遊行蹤, 工作調查, 日常行蹤調查, 公幹行蹤,

凝聚起強大的中國力量

凝聚起強大的中國力量 凝聚起強大的中國力量 www.3linkgroup.com   今天是我國第七個防災減災日,也是汶川地震7周年的日子。2008年5月12日,一場8.0級強烈地震讓十多萬平方公裡大地山河破碎;7年之後,一個經濟重振、社會重整、文化重生的新傢園生機盎然。從汶川到玉樹,從舟曲到蘆山,從魯甸到西藏,回首一次次驚天動地的抗震救災和波瀾壯闊的災後重建,我們能夠在短時間內動員強大救援力量,能夠做到依法、科學、統一,有力、有序、有效,靠的是一個政黨以人為本、科學發展的理念,一個民族同生共死、守望相助的深情,一種制度協同配合、握指成拳的優勢。新傢園、新發展、新希望在災難之後蓬勃生長、迅速壯大,凸顯著這一切凝聚成的中國力量。   中國力量,源於科學應對、理性面對的從容與自信。我們經歷瞭災難的創痛,更在災難中總結教訓、積累經驗。7年來,我國應急救災體系日臻完善、公眾防災減災意識日益增強、抗災減災科技應用日益普及、社會力量參與救災更為理性……處變不驚、總攬全局、運籌帷幄,日益成熟的現代化國傢管理能力,將災難面前無助無力的個人凝聚起來、組織起來、團結起來,形成能應對各種重大自然災害的堅強堡壘。   中國力量,源於與日俱增、不斷壯大的國傢實力。7年來,在一次次的災難面前,我們的應急反應更快瞭、救援物資更足瞭、支持力度更大瞭、投入標準更高瞭、考量范圍更全面瞭。而在此次尼泊爾地震中,中國國際救援隊更是第一時間走出國門,伸出援手。抗震救災中呈現的新實踐、新突破,也是對30多年發展成果的特殊檢閱。改革開放的巨大紅利之下,中國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不斷提升,這是我們應對一切艱難險阻、風險挑戰的堅強後盾。   中國力量,源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無比強大的號召力、動員力。在一次次的災難中,億萬中華兒女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在社會主義制度的強力感召下,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萬眾一心、眾志成城!   穿越災難,迎來榮光。正是一次次災難憂患的考驗,砥礪著中華民族在挫折中奮進、在逆境中前行。隻要我們凝聚起強大的中國力量,就能在面對災難和挑戰時書寫“中國奇跡”,就能從容應對征途上的各種復雜局面,戰勝各種可能出現的艱難險阻,就真正找到瞭強國之魂和富民之根,擁有托舉“中國夢”的最強大力量!(經濟日報評論員) Tags: FM200, Fiber, AMP, APC, CRAC, Cabling, Containment, Server Rack, Structure Cabling, UPS, 3Link, CISCO, AMP, cable, Cat6, Cat5e, Cat7, Structured Cabling, Fiber, PABX, CCTV, Access Control, Data Center, IT support, 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