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

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

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

www.myemmas.com

前日下午3時許,昌平區食品辦聯合工商、公安、質監、城管等多個部門組成聯合執法隊,到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正在生產熏幹和香幹的兩個大院突擊執法。經查,兩傢加工點沒有相關手續,系黑作坊。查處香幹大院時,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當著執法人員的面,打砸制作工具,試圖毀滅證據。前日下午,香幹作坊的一名工人阻止記者拍照。前日下午,香幹作坊裡,一不明身份男子阻礙、威脅執法人員。香幹作坊裡,一工人當著執法人員的面,將用來浸煮的不明黑色液體桶拋向門外。前日下午,香幹作坊裡,記者取樣不明液體。昌平區小辛莊村香幹黑作坊工人在執法者面前打砸制作工具;與執法者對峙黑夜裡,一座村落的兩個農傢院躥出火光,充斥著一陣夾雜臭味的豆漿味。兩輛滿載熏幹和香幹的面包車開出院子一路疾馳,兩千餘斤劣質產品被送往農貿市場,暢通無阻抵達百姓餐桌。“一盤芹菜炒熏幹或者韭菜炒香幹,最多使用二兩豆幹,這些豆幹能做多少盤菜?”近日,有市民反映,昌平區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每天都有大量豆幹運出。本報記者連日調查發現,兩傢豆幹生產者都無證照,生產環境骯臟,系“黑作坊”。其生產的熏幹,乃是在露天院中挖坑作熏爐,用不潔鋸末熏制而成。另一個院子生產的香幹,則由散發著惡臭的不明液體著色冒充。面對聯合執法隊突擊檢查,香幹生產作坊內,多名工人當場砸毀生產工具,試圖毀滅證據,還有不明身份的男子,和執法人員對峙。前日下午3時許,昌平區食品辦聯合工商、公安、質監、城管等多個部門組成聯合執法隊,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正在生產熏幹和香幹的兩個大院突擊執法。經查,兩傢加工點沒有相關手續,系黑作坊。查處香幹大院時,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當著執法人員的面,打砸制作工具,試圖毀滅證據。黑作坊查獲1200斤香幹兩傢黑作坊位於小辛莊村,由昌平區東小口鎮管轄,但一墻之隔就是平西府村,由北七傢鎮管轄,“該區域處於城鄉接合部,又處於兩鎮連接處,流動人口很多,黑作坊也很多。”前日下午,十餘名執法人員來到生產熏幹的大院,四五個鐵箅子前,兩名男子正在烤制熏幹。隔壁院的香幹加工點,場景更為壯觀,80餘箱已制作好的黃色香幹露天擺放,周圍下水溝裡污水流淌。每箱香幹15斤左右,已生產出的香幹達1200斤左右。繚繞的霧氣裡,七八名工人正在制作香幹,加工間一股惡臭。經聯合執法隊認定,這兩傢生產熏幹和香幹的加工點沒有相關手續,屬於黑作坊。疑似著色劑浸泡香幹香幹加工間內的工人們稱,他們生產的香幹是用“醬油”制成,執法隊員多次詢問“醬油在哪”,幾名工人支支吾吾,始終無法說明“醬油”的存放地。加工間角落,一個鐵皮方桶散發著惡臭,記者揭開桶蓋,一整箱香幹正在桶內蒸煮。方桶旁擺著幾隻黑色塑料桶,裝滿液體,可聞刺鼻氣味。黑塑料桶內液體顏色為黑褐色,記者取樣黑色液體時,液體落在手上,呈現褐色,用水反復清洗,褐色並未消退。據執法人員推測,黑色塑料桶內的液體,是用來給香幹染色的,“液體成分還需鑒定,可能是普通的食品添加劑,也可能是非法添加物。”生產間工人說,桶內液體為焦糖,用紅糖熬制加水稀釋。但對液體為何存在刺鼻氣味,他們解釋不清。兩作坊負責人尚未露面昌平區食品辦工作人員稱,黑作坊生產出的熏幹、香幹將全部抄沒,“相關部門會檢測浸泡香幹的不明液體究竟是何物。”昌平區質監部門的工作人員介紹,此前,他們曾多次打擊該區域的黑作坊,但黑作坊總是被查後不久,又秘密重操舊業。昨日,昌平區食品辦相關負責人表示,截至昨日下午,兩傢黑窩點的相關負責人都未出現,尚未接受調查。該負責人表示,因為黑窩點存在的區域有大量的其他非法加工點存在,他們接下來將聯合相關政府部門,對該區域清理整頓,規范市場。不明身份男子恐嚇執法者執法隊查抄香幹黑作坊時,現場出現多名不明身份男子。執法隊清點院內面包車上已裝載的香幹時,一名男子上前幹擾,“我是過路的看熱鬧的,咋瞭,你想打我?”男子說著,並伸手扯拽記者衣服,民警喝止,男子並未罷手,而是當著執法人員面大喊“把人逼急瞭,人傢能饒得瞭你?”執法隊在院子裡清點香幹數量時,幾名黑作坊工人沖入操作間,迅速將屋內盛放黑色液體的黑塑料桶打翻,乒裡乓啷砸碎制作工具。一名工人在執法人員的喝止下,仍將裝著黑色液體的塑料桶推倒在地,黑液流淌一地。同時,幾名工人將院子裡擺放的數十箱香幹移到屋內藏匿,躲在屋內拒絕開門。其餘工人則在一男子的帶領下離開黑作坊。執法期間,一名聾啞的工人多次阻止執法人員靠近部分房間,朝執法人員發出尖叫,揮手作勢打人。在幾名不明身份男子幹擾下,現場一度失控,執法隊員被迫撤到制作香幹的黑作坊外,聾啞工人則迅速將院子大門關上。為防意外事件發生,記者撥打110報警。昌平區霍營派出所民警迅速到場支援。黑作坊疑使用智障工人被查的熏幹制作點的一名工人說,做香幹的院子裡阻礙執法的聾啞人是個智障。“在這兩個院子制作豆幹的都是湖北雲夢人,做香幹的那傢,雇用瞭兩個智障做工,聾啞人是其中一個。”該工人說。一個多月前,通州區臺湖鎮徐莊村兩傢黑豆腐作坊被曝使用、虐待智障勞工,並疑有智障工因受虐而死亡。香幹作坊一名工人向霍營派出所民警承認,作坊內確實有4名殘疾、智障人,“這幾個人腦子都有問題。”該工人對民警說,作坊的老板系本地村民,“這些智障工人都是老板從湖北雲夢雇來的。”民警隨即撥打作坊主電話,無人接聽,小辛莊村村委會人員稱,無法聯系上作坊主。當日下午,霍營派出所一位徐姓民警表示,黑作坊違規生產的事將交由工商、質監處理,使用智障勞工一事,警方將介入調查。昨日,昌平警方的調查結果卻與執法現場工人的說法有出入,霍營派出所一名民警表示,經調查,警方並未發現黑作坊使用智障工人。“隻有一名聾啞人,是黑作坊老板的親戚。他們都是一傢人。” 前日下午,熏幹作坊裡擺放著很多成品熏幹。前日下午,熏幹作坊裡,倆工人從熏池裡抬出已經熏好的熏幹。7日凌晨,面包車將熏幹送到小營農貿市場,向商戶分貨。小辛莊村,一名女工用塑料袋分包熏幹成品,作坊裡每天生產未經衛生檢查的熏幹一千多斤。去年年底,有市民舉報稱,昌平區東小口鎮小辛莊村整天彌漫著木料燃燒的味道,有人發現,一個大院在做熏幹,和前文抗拒執法者香幹作坊相比,熏幹作坊每天生產的千餘斤不衛生產品,全部流入多個農貿市場。作坊冒臭味 熏出香豆幹冒濃煙的院子所在的巷子是條死胡同,巷尾倒數第二傢是制作熏幹的;巷尾還有個院子,是制作香幹的。半小時後,熏幹制作大院門敞開,一輛牌照為京PA98**的面包車,從院門口探出半個車身,記者進院。院內擺放著七八個1米寬、1.5米長的鐵箅子,四五個箅子上擺放著已烤成焦黃的豆幹(熏幹),其餘箅子上碼著還冒熱氣的白豆腐。院子深處,兩個約20厘米高的紅磚臺引人註目,臺子的橫截面和鐵箅子類似,每個磚臺上蓋著兩塊木板,木板上都挖出兩個洞,黑煙從洞眼兒往上躥,磚臺前有一個大號風扇,對準濃煙呼呼轉動。一名男子正蹲在鐵箅子前翻撿豆幹,他上前抬起磚臺上的木板,立刻,一箅子烤得焦黃的豆幹映入眼簾。兩名男子將磚臺內的鐵箅子抬到院中放下,一直守在磚臺前的男子從身旁的一隻桶裡抓起白色粉末,撒在磚臺裡。磚臺內是一個大坑,距離地面約30厘米,坑內全是黑色爐灰。盛放白色粉末的大桶,裡面都是鋸末。白色鋸末撒到坑內後,坑內又開始冒煙,兩名男子抬起一箅子白豆腐放入坑中,蓋上木板。“這是熏幹,磚臺是烤豆幹的炕。”翻撿豆幹的男子說,烤一爐豆幹得10多分鐘。記者細聞,香幹有微微香味。該院其中一間屋內,垛著數十袋鋸末,加工間內,惡臭撲鼻。豆制品企業須到工商備案5日下午,正生產熏幹的院子裡,一間屋內白霧繚繞,飄出豆漿味,還伴有濃烈的泔水發酵味。這是生產豆腐的作業間,屋內一角的大桌子擺放著已生產出的白豆腐,另一角是幾口盛滿豆漿的大缸,乳白色的豆漿不時從缸內外溢,地板上污水橫流,難以下腳。盛放豆漿的大缸旁擱著一個盆,盛放有半盆白色粉末,工人說,粉末是食用堿。豆腐作業間旁一間屋內,一名中年女子正在屋內給熏幹打包、裝滿,將塑料袋放在電子秤上過秤。“每袋10斤,賣給市場23元一袋。”女子說著,將塑料袋隨手往後一扔。她身後,擺著上百袋熏幹。女子稱,作坊每天生產千餘斤熏幹。北京希傑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原白玉豆腐廠)生產技術部部長宋桂榮稱,根據2003年北京市商委聯合市工商局、市質監局等7傢市局、委共同發佈並於當年7月1日後實施的“北京市豆制品市場準入制度”,全市各大商場、超市、菜市場等營業場所零售的豆制品都必須有零售包裝,同時,豆制品生產企業必須到北京市工商局備案,產品符合國傢相關標準的方能允許生產和上市銷售。熏幹送往多傢農貿市場7日凌晨1點,降雪,小辛莊村內,夜幕籠罩,一片寧靜。制作熏幹的院子從凌晨兩點半左右開始冒濃煙,並有火光躥出。凌晨3點,院門打開,京PA98**駛出院子一路疾馳,約半小時後,面包車開到八達嶺高速邊上小營橋西的清河小營農貿市場。面包車進入市場後,一名穿著紅色大衣的年輕男子下車,兩手拎著數袋熏幹,將它們放在一傢尚未開門的商店門口,用塑料佈遮好。面包車裡堆積著上百隻裝著熏幹的白色塑料袋。隨後,司機匆匆上車,將車拐入另外一邊的市場通道內。穿紅衣的年輕男子沒閑著,他拎著幾袋熏幹,往上貨的三輪車上扔去。前後近1個小時,京PA98**上的上百袋熏幹被分送到十多個攤位。市場內保安介紹,這是豆制品的交易區,主要經營豆幹、熏幹、血豆腐等。一名上貨的東北老板說,這裡很多豆制品加工都來自作坊,送貨人會提前一天收到訂單,第二天直接取貨,隨後又將這些貨物分散批發給一些菜市場裡的小販。一傢攤位收瞭20袋熏幹。該攤位老板介紹,他上貨的這些熏幹主要賣給來他這兒上貨的下傢,“每斤賣兩塊七八,飯店常來買,賣得很好。”前天,經執法隊員詢問,烤制熏幹的兩名工人承認,他們制作的熏幹賣往小營和回龍觀等3個農貿市場。危害黑作坊圖利將豆幹染色北京希傑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原白玉豆腐廠)生產技術部部長宋桂榮介紹,北京目前生產熏幹、香幹的正規廠傢約有三四傢。正規廠傢生產的香幹,一般都用醬油和五香料浸泡。熏幹的生產過程中會選用松木鋸末,並在確保衛生的密閉環境下熏制,“像烤鴨一樣,熏制方法還是傳統方法,正規廠也是用鋸末熏制熏幹,但在保證鋸末種類前提下,鋸末要經陽光暴曬或其他手段烘幹,確保鋸末不會黴腐,以釋放有毒有害物質,影響熏幹的質量。”宋桂榮介紹,目前市場,有些黑作坊會購買染色劑染色,成本較低。很多黑作坊都會用熏香劑等添加劑熏制豆制品。“像熏幹這類豆制品,並不是隻熏制完畢就可上市,熏制好的熏幹還須經過巴氏殺菌、真空包裝等環節才可流入市場。”宋桂榮說。鑒別方法熏幹高質量的熏幹有松木香味,規格統一;非正規廠傢生產的熏幹往往有烤煳味道,熏制顏色不均勻,無松香味,規格大小不一。香幹高品質的香幹是用醬油和五香料浸泡而成,色澤較深,一般呈棕紅色,有五香味、醬香味,質地光滑;非正規廠傢生產的香幹有焦煳味,發黃。(新京報)

Tags:
尋人,
私家偵探收費,
私人偵探,
私家偵探,
偵探,
偵信,
偵探社,
私家偵探社,
艾瑪氏,
艾瑪氏偵探,
抓姦,
小三,
調查,
外遇,
第三者,
捉小三,
查老公,
查老婆,
通姦,
離婚,
商業調查,
工傷,
工傷調查,
個人查証,
個人查證,
追數,
神秘顧客,
儀器,
臥底,
旅遊行蹤,
工作調查,
日常行蹤調查,
公幹行蹤,
角色扮演,
國內行蹤調查,
反跟蹤,
反竊聽,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北京查處兩香幹黑作坊遭工人動粗毀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