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生父母失蹤不聞不問 保姆獨自撫養孩子三年

親生父母失蹤不聞不問 保姆獨自撫養孩子三年

親生父母失蹤不聞不問 保姆獨自撫養孩子三年

yeeseetravel.com

原標題:孩子的親媽“失蹤”瞭,保姆當瞭3年的“媽”

王子莫今年六歲瞭。

  準確地說,她今年,應該六歲瞭。由於沒有瞭出生證明跟任何身份信息,帶養她的保姆古新菊,隻能估算她的年齡。

  王子莫可能是東北人。事實上,這也是古新菊自己琢磨出來的。古新菊聽過王子莫生母的東北口音,由此她自己判斷出來的。

  三年前,在深圳,四十出頭的廣東五華人古新菊,被王子莫的媽媽桂花雇傭成為傢裡保姆。此後,桂花消失不見,古新菊說,她獨自撫養王子莫長大,再沒收到來自孩子傢人給的半分錢。

  1000個日夜:

  陌生人成親人

  春去秋來。三年就是1000多個日夜。如果古新菊每晚哄子莫入睡,都要講一個故事,估計都能出書瞭吧。

  已過立秋,接連幾天的陣雨過後,八月的深圳,天空澄澈,陽光也變得溫柔起來。

  古新菊推著一輛老式的自行車,在人行道上緩緩走著。子莫穿著粉紅色小裙子,乖乖地坐在車後座,雙腿不時搖搖晃晃,嘴裡咿咿呀呀地自言自語。午後的陽光慵懶而和煦,路旁的樹木鬱鬱蔥蔥,清新的氣息撲鼻而來,古新菊卻無暇顧及這好天氣。

  九月份就快到瞭,孩子上學怎麼辦呢?為瞭這件事,她已經愁瞭幾個月。

  “大姑!”子莫脆生生地一喊,古新菊才回過神來,加快瞭腳步。四點半之前她要趕到當地稅務局的飯堂炒菜煮飯。這是她今年找的一份工作,在食堂負責員工的一日三餐,一個月能掙3000多元。在深圳,這工資並不高,然而,對古新菊來說,這筆錢很重要。

  新菊和子莫,居住在龍華新區觀瀾轄區長湖頭村內,這裡距離觀瀾人民醫院不到300米,交通倒是便利,隻不過她們幾乎都不走出村口。食堂的工作是她唯一的工作,原本還能兼職做做保姆,但自從帶著子莫後,她的時間被擠壓得隻能邊工作邊帶娃。

  子莫很活潑好動,每每古新菊在飯堂幹活,她就一個人到處瘋跑。問及媽媽在哪裡,子莫一臉懵懂:“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來接我。”

  媽媽桂花離開的那年,是2013年。那年7月,沒有多少文化的古新菊,決定找份保姆的工作養傢。經龍華的一傢保姆公司介紹,她在龍華弓村找到瞭一份工作,到一位名叫桂花的女人傢裡當保姆。子莫的媽媽桂花和她協議,以每月3000元的價格負責帶子莫,包吃包住,這份待遇對古新菊來說,還是相當不錯的。

  在古新菊印象裡,桂花人長得挺漂亮,女兒子莫也活潑可愛,喜歡黏著她,奶聲奶氣地叫“大姑”。那時候的她,已經是4個孩子的媽。每天,古新菊坐公交車來到弓村,爬上十樓,到桂花傢中帶子莫。除瞭帶小孩,她還要買菜做飯,工作雖然單一,但每天也是忙忙碌碌。

  或許是因為看古新菊辛苦,又或許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桂花決定每個月多付她1500元,總共4500元的價錢,條件是,古新菊得把孩子接回傢裡帶。

  新菊沒多想,就答應瞭。

  無法立案的案情:

  有娘等於沒娘

  古新菊跟丈夫育有三兒一女,大兒子24歲、二兒子23歲、小兒子21歲,最小的小女兒今年也19歲瞭,為瞭生活,4個孩子都出來找工作瞭,丈夫不在深圳,在老傢廣東五華做點農事幫補傢裡。平日裡一傢人擠住在一間小出租屋裡,但是,大傢對子莫都十分疼愛。

  然而,帶孩子這份工作進展得卻並不順利。

  起初,桂花還按月付新菊工錢,但給著給著,就斷瞭。新菊並不擔心,在她的簡單邏輯裡,孩子都在自己手裡,怎麼可能不給錢呢。沒多久,桂花因為交不起房租,從弓村的出租屋裡搬瞭出來。古新菊心眼實在,看桂花實在交不上房租,就暫時收留瞭她。“後來,她住哪裡就不知道瞭,有段時間來長湖頭村這邊跟我們一塊住。”在新菊印象中,桂花是名足浴師,也時不時的不回來,她心中有嘀咕,但她不說。漸漸地,桂花來看子莫的次數越來越少。

  2013年年底,那個冬天冷得出奇,深圳最低氣溫多次跌至10℃以下,並伴隨著潮濕天氣。一天,桂花對新菊說,身上沒有什麼錢瞭,要去海南找孩子的爸爸要點錢。這是桂花和新菊的最後一次見面。

  2014年1月6日,古新菊到轄區內的龍城派出所三聯警務室報案登記,警方也試著查找瞭小孩的親生母親,但最終無果。不是拐賣,不是丟棄,不時地還有單向聯系,僅憑這樣的情況,根本達不到警方的立案標準,況且從那以後,古新菊就沒再來報案瞭。

  有人建議古新菊,把孩子直接抱去市福利中心門口,別說其他情況,“後續就好辦瞭”。但古新菊聽瞭半天,愣是沒想明白,“孩子怎麼能說扔就扔呢?”

  2013年至今,桂花曾主動聯系過古新菊,但她的電話號碼總是不停地換著。“媽媽快點帶錢回來,我想你,我想回去。”每次接到媽媽的電話,子莫帶著哭腔的聲音,總會刺痛古新菊的心。盡管“大姑”對她很好,盡管4個哥哥姐姐也疼她,但在子莫幼小的心靈裡,卻始終有一個“媽媽不要她瞭”的陰影。3年來,古新菊不斷嘗試聯系桂花,但每次電話都在接通後,又被快速掛斷。

  今年7月份,桂花打來最後一通電話,號碼顯示為雲南麗江。桂花說,她在中緬邊界做著生意,並告訴子莫:“媽媽坐火車要兩天呢,兩天後就回來找你。”,但這“兩天”,又讓古新菊白等瞭一個多月。

  聽說媽媽即將回來的消息,子莫一度又滿心歡喜。但對於媽媽數不清的又一次失約,子莫的心裡有多少失落,古新菊就有多少無奈。

  有學問的表哥:

  義務跑腿奔波

  “我覺得她媽媽肯定是有什麼事,有事在身的人,說話就是不停地變。”說這話的,是新菊的表哥申旭東。他跟表妹古新菊,此前已經有好十幾年沒見過面瞭,如果不是因為早年在河源做過老師,是古新菊眼裡有學問的人,他和表妹的重聚還不會這麼快。

  古新菊找到表哥申旭東,希望他能幫自己討回公道。最初,古新菊希望,桂花能把所欠的工錢都還上,慢慢地,錢開始變得“不那麼重要”,子莫3歲瞭,古新菊開始著急孩子上學的事,表哥為瞭幫她,跑遍瞭大大小小的職能部門:龍華新區信訪辦、民政部門、龍城派出所……最終無果。龍城派出所答應有消息就通知他們,街道辦讓他等電話,民政局說這事不歸他們管,求助法律部門,工作人員回復稱:“她媽媽不回來,就算官司贏瞭也沒用。”

  孩子漸漸長大,眼瞅著鄰傢的孩子都要高高興興上學去瞭,子莫隻能抱著準備去飯堂上班的古菊,一口一個“大姑”地喊著。

  求助媒體似乎是古新菊最後的希望。她眼巴巴看著記者:“能幫孩子上學麼?” 如今在她眼裡,什麼問題都比不上子莫上學的問題重要。

  說完這句話,古新菊又得開始忙活瞭。食堂裡,她洗菜切菜,子莫在一旁蹦蹦跳跳。古新菊把等著上鍋的材料切好備好,擦瞭擦濕漉漉的手,坐下來喘瞭口氣,額頭上還帶著汗珠。子莫則拉著“大姑”的手嘻嘻地笑,朝古新菊的臉頰重重地親瞭一口。她或許還不知道,上學的路,還有多少困難在等著他們。

  孩子收養:

  “萬一哪天他媽回來找瞭呢?”

  在表哥申旭東的眼中,古新菊雖然“包容、有愛心、善良”,但有點傻:“攬著個別人傢的孩子,還天天操心她啥時候能讀上書……”

  為瞭幫表妹,申旭東甚至還開始研讀起政策性文件——“在深圳讀書需要什麼證件”、“1+5文件是什麼”……

  申旭東瞭解到,在深圳,適齡兒童要讀書,就得過“1+5”文件的關。“1”指的是《深圳市關於加強和完善人口管理工作的若幹意見》文件;“5”指的是非深圳戶口在深圳讀書需要提供“5證”:一是適齡兒童轉學學生的出生證、父母原籍戶口本、深圳居住證或暫住證;二是房產證明,無房產者由打工者所在街道辦房屋租賃管理所提供租房合同登記、備案材料等;三是就業和社保證明,或者本市工商部門核發的營業執照副本等證明;四是打工者現居住地街道辦事處計劃生育工作機構出具的計劃生育證明材料;五是原戶籍地鄉(鎮)以上教育管理部門出具的就學聯系函,或學校開具的轉學證明。

  但新菊和子莫,拿不出半張材料:爹媽沒在身邊,聯系不上;子莫在哪傢醫院出生,古新菊不知道;子莫是不是黑戶,也得親生母親來證明,萬一她有戶口呢?甚至有人懷疑過,孩子是不是古新菊自己偷生的,這讓年近五旬、生性憨直的她也覺得哭笑不得。

  這座大山繞不過,那還有沒有什麼別的途徑呢?深圳市福利中心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晶報記者,“原則上福利中心隻能負責接收由警方認定為棄嬰的孩子,一旦被收養,福利中心可以作為監護人為孩子辦理相關證明文件,繼而辦理讀書上學,但他們沒有權利就這樣把子莫接收瞭。”

  “萬一哪天孩子他媽回來找瞭呢?”

  工作人員給出的建議是:還是先報警。如果王子莫的父母一直不來認親,孩子連黑戶的身份都難以認定,不管在哪讀書都成問題。

  而讓古新菊更尷尬的是:龍華警方查證的資料顯示上,古新菊報案時,王子莫當時登記的年齡僅為2歲,若據此推算,子莫今年隻有5歲,夠不夠得上上學適齡兒童的身份,還是兩說。

  “帶著小孩難上班”、“小孩幾個月連著大病兩場,發燒到40℃,打瞭幾天吊針,看得我都怕”……新菊生活的窘迫,以及對子莫的疼愛,申旭東都看在眼裡。也正因如此,他為表妹3年來的付出而憤憤不平,逢人就痛斥桂花的無情:“連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不顧,她(桂花)怎麼狠得下心!”

  古新菊提起桂花,更多的卻是無奈。“她媽媽不要,我要!”“她要想帶回去”,新菊頓瞭頓,“也不是不可以,但我養瞭3年,(桂花)一定要給補償。”

  “想媽媽麼?”

  每當有人問及這個略顯敏感的問題,子莫就會不假思索地點頭,然後補充說:“我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她想回到親生媽媽身邊是真的,但念著“大姑”1000個日夜的好,也是真的。

  “如果有一天,媽媽來帶你走,會舍不得大姑麼?”

  “等我長大瞭,再回來找她。”子莫指瞭指仍在廚房裡忙碌的古新菊,笑顏如花。

來源:晶報

Tags:
中港車,
中港租車,
租車服務,
機場接送,
觀瀾湖,
深圳北站,
租車,
租車香港,
香港租車,
包車,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親生父母失蹤不聞不問 保姆獨自撫養孩子三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