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兒英語培訓市場調查外教多無相關資質證書英語培訓機構外教

少兒英語培訓市場調查:外教多無相關資質證書|英語|培訓機構|外教

少兒英語培訓市場調查:外教多無相關資質證書|英語|培訓機構|外教

i-yimei.com

  公開課弄虛作假時有發生外教多無相關資質證書不滿意退款幾無可能

  少兒英語培訓市場調查

  調查動機

  最近幾年,早教市場異常火爆。在名目繁多的早教內容中,有一個項目爭議不少卻最能吸引傢長,那就是少兒英語培訓。當前,少兒英語培訓市場存在哪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展開瞭調查。

  每周兩次英語學習課程,一次是8小時全天浸泡式英語學習,一次是1小時的全英文授課學習能力培養課程——不滿3周歲的北京小姑娘郭曉琳,每周要接受這樣兩次英語培訓。

  根據郭曉琳父母的安排,半年後,郭曉琳每天還要接受半小時的線上英語課程學習。

  對不滿3周歲的孩子來說,漢語學習都尚處於啟蒙階段,如此高頻率地學習英語是否太早瞭?

  “雖然孩子現在是班裡年齡最小的,但其他孩子也大多是4歲以下。經過一個多月的學習,孩子已經能都夠自主說英文瞭。我們隻是想培養她對英語的興趣。”郭曉琳的母親趙琳認為記者“太孤陋寡聞瞭”。

  目前,社會上又掀起一波新的學英語熱潮。在這輪熱潮中,一大特點是“英語從娃娃抓起”,英語學習低齡化趨勢越來越明顯。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少兒英語培訓市場,英語培訓機構推出各類新式口號,讓傢長目不暇接。出於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心理,一些傢長不管學費多高都願意掏錢。然而,培訓效果卻不甚理想。

  培訓機構功利化嚴重

  在北京一傢事業單位工作的趙琳認為,應該讓孩子從小打下良好的語言基礎,這是她給女兒安排英語教學的主要目的。而對於趙琳的表哥,目前在上海一傢咨詢公司工作的田樂來說,給剛滿5歲的兒子安排英語培訓是“無奈的選擇”。

  “兩年後,我傢孩子將面臨幼升小,進民辦好學校的競爭非常激烈,英語是必考項目。老師問孩子‘What colour do you like’,孩子如果回答‘Blue’基本上沒分,必須要完整回答‘I like blue’。因此,我隻能讓孩子參加專業機構或者針對性地培訓。”田樂通過微信向記者解釋“無奈”的原因。

  田樂告訴記者,此前,他到一傢規模較大的全國連鎖少兒英語培訓機構給孩子報名。得知孩子5歲,老師立刻反問:“怎麼這麼晚才來?別的孩子都學瞭兩年瞭。”

  在另一傢培訓機構,田樂和妻子試聽瞭一節外教英語課,發現班裡十多個孩子幾乎都是5歲左右,這些孩子已經學瞭一個學期,已經學完26個字母。

  中國青少年研究會、北京市教育學會學科英語教育研究分會等於2016年發佈的《中國少年兒童英語學習現狀及趨勢白皮書》顯示,有近七成兒童在5歲前就開始學習英語。

  針對目前少兒英語培訓行業的火爆現象,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傢少兒英語培訓機構從事教學研發工作、已入行3年的劉恬恬說:“就啟蒙英語市場來說,幼小銜接是比較熱門的,大傢都想把孩子培養成天才,所以就會出現商機。”

  不過,讓孩子這麼早學英語究竟有沒有作用,傢長心裡其實沒有底。“也許有效果,但並不一定能夠馬上見效。”趙琳說,問題的關鍵在於無從評估。從表面上看,女兒的英語成績和口語表達能力也沒有明顯變化。

  北京市民何新雲也給6歲的兒子報瞭少兒英語培訓班。不過,他的想法是“讓孩子有地方可以玩”。至於培訓效果如何,何新雲心裡也同樣沒有底。“現在看不出效果,也許潛移默化對以後有幫助吧。”何新雲告訴記者,他身邊的很多傢長都抱著同樣的心態,擔心現在不早點學習英語,以後會輸給同齡孩子。

  記者走訪發現,少兒英語培訓機構多采取定期舉辦公開課的形式給傢長吃“定心丸”——邀請傢長觀摩學生上課。“這種公開課都是由機構裡較好的老師來上課,事先會進行演練。”在北京某國際少兒英語培訓品牌機構擔任課程顧問的陳小姐說,公開課很大程度上並不能反映真實情況。

  除瞭公開課,少兒英語培訓機構還會將平常上課情況拍攝下來供傢長查看。不過,陳小姐說,這種情況也存在選擇性,培訓班給傢長看的視頻很可能是“擇優播放”。

  “縱覽這個年齡段的英語培訓,大多數父母為孩子尋找培訓機構,首要目的是提升孩子的競爭力,就是應對應試教育的選擇;其次,則是希望孩子將語言學得地道。”在北京一傢少兒英語培訓機構擔任瞭兩年中層管理人員的白晨說。

  王立曾在雲南大理某少兒英語培訓機構工作,後因工作理念不合辭職。王立說,培訓機構的教育理念過於功利化,“他們的理念就是讓小朋友形成一種看見蘋果說apple、看到太陽說sun的條件反射,沒有關註如何啟發孩子對英語的興趣”。

  入行一年來,王立對功利化的少兒英語培訓行業評論道:“這個行業功利化嚴重,這一點並不奇怪,一群傢長對幼兒英語教育一竅不通,讓這些機構用一些小花招騙瞭一通,以為自己的孩子真的學到瞭什麼。實際上,有能力有條件的傢長自己就能完成對孩子的英語啟蒙教育。”

  對於培訓機構功利化現象,劉恬恬分析說:“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培訓,其目的都是為瞭培養孩子的英語學習興趣,但是目前的英語考量標準又是通過應試體現,這與純粹培養英語學習興趣產生瞭矛盾。傢長前期可能會考慮孩子的學習興趣,但隨著升學壓力,傢長也會督促孩子多學習應試技巧,這也就出現瞭學生超前學習知識的現象。”

  “比如,傢長到一個培訓機構,首先擔心的問題是孩子能學到多少東西,這也催生瞭培訓機構推出各種高效學習方法以吸引眼球的現象。一直以來,英語培訓行業都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教與學。”劉恬恬進一步向記者解釋說,“打個比方,如果大傢比較認可閱讀式教學,那麼傢長和老師就會更加關註孩子閱讀習慣的培養,這種模式對孩子的影響是比較深遠的”。

  培訓老師入職門檻低

  教師,是學習中極為重要的環節之一。然而,師資力量也是目前少兒英語培訓行業存在較大爭議的一環。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在選擇培訓機構時,不少傢長會以價格評定培訓機構師資的優劣。

  “在發達國傢,少兒教育階段老師的學歷比較高。國內則恰恰相反,低齡教育階段的師資普遍低學歷化。”在北京市某英語學校擔任教務長的陳浩告訴記者,與雅思等課程相比,負責少兒英語課程教師的工資一般是最低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學歷低。在這一背景下,傢長要看清現狀,不要盲目將師資與價格掛鉤,花高價未必能找到高人。

  是不是隻要英語專業畢業的學生就能做培訓老師?王立給出瞭肯定的答復,“哪怕這個人沒有任何與幼兒教育相關的知識儲備,但隻要是學英語專業的就行”。

  在這個問題上,英語專業出身的劉恬恬倒也坦誠,“主要是不好找到對口工作,於是進入瞭少兒英語培訓行業,入行並非難事”。

  “師資的門檻低並不是大問題,主要問題是教師隊伍的培養。培訓機構是要掙錢的,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計算成本。”劉恬恬說。

  那麼,培訓機構是否願意在教師培養上下功夫?劉恬恬說:“那要看是什麼培訓機構瞭。就我所在的培訓機構來說,新老師要參加入職培訓,每周也會有教研。其實,培訓機構裡的老師很多都是老人帶新人一步一步教的。如果新入職老師自己多充電學習,也會成為好老師。教育培訓行業的老師與公立學校的老師有很大不同,需要不斷學習前進,要更加專業化。”

  對於一些培訓機構宣稱教師接受過海外教育一事,曾經在某學科英語加盟公司工作過的穆明是這樣評價的:“接受過海外教育學專業培養的老師幾乎以個位數計算,倒是老師的銷售技巧能力很強,忽悠的能力很強。”

  穆明說,他從某學科英語加盟公司辭職後,進入另一傢少兒英語培訓機構,“這個培訓機構聘請的外教都是出自野雞大學,個人素質不高,外教幾乎都沒有工作簽證。由於待遇不好,師資力量流失很嚴重,危險系數很高”。

  《法制日報》記者在調查中也發現,外教似乎成為少兒英語培訓機構招攬人氣的王牌,其收費標準很大程度取決於外教授課的課時。北京某少兒英語培訓機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自傢之所以比別傢機構便宜,是因為一學期隻有一節外教課,“如果全程外教,收這麼點錢,我們連房租都賺不回來”。

  根據國傢外國專傢局官網發佈的《外國專傢來華工作許可》規定,在國內工作的外國專傢,必須持有《外國專傢證》,獲得該證件的申請者,必須至少要有本科以上學歷、兩年以上相關教學工作經歷,且有TESOL(通常指教授那些移民到英語國傢的非英語母語學生學習英語)或TEFL(通常指在非英語國傢教授非英語母語學生學習英語)證書。

  然而,目前市場上英語培訓機構的外教人員大部分並不持有相關資格證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育培訓機構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英語培訓機構的外教中,甚至有不少是來中國旅遊的外籍人士,以兼職形式到培訓機構授課。

  由此帶來的後果是,一些英語培訓機構的教師流動率高,授課質量和穩定性難以保證。“隔一兩個月沒去上課,外教已經變成另外一撥人瞭。”上述內部人士稱,這一現象在行業內並不鮮見。

  “我接觸瞭20多個外教,他們都是來謀生存的,每一份簡歷都說有教學經驗,但到瞭上課的時候就什麼都不會瞭。”白晨說,“盡管如此,但一些傢長特別相信外教,還有一些傢長想讓孩子上全外教的課。事實上,目前一些培訓機構外教的受教育水平不高,大部分在自己國傢都沒有受過高等教育。試想一下,一個可能連高中都沒畢業的人怎麼教孩子。”

  陳浩也向記者表達瞭類似的觀點,有的外教在說英語時帶有濃重的地方口音,孩子模仿後,很難再改正。一些外教不僅沒有經過適當的教師技能培訓,在教學上也無法做到系統嚴謹,這樣的教學效果可想而知。如果不顧孩子的水平而盲目迷信外教,隻能是花高價練聽力,打發時間。

  “當然,也有一對一外教的水平是很高的,這些外教一般都是受過專業訓練,有準入門檻的。”白晨補充說,傢長在挑選培訓結構時,不必過於看重是否有外教,因為有的培訓機構就是為瞭制造一個噱頭,找幾個外國人在那兒撐場面。

  拉生源收學費最重要

  與其他學科相比,對低齡兒童學習英語的效果很難找到一個統一的評價標準,這增加瞭傢長和社會對幼兒英語培訓機構的評價難度,卻降低瞭商傢進入這個市場的門檻。由此出現的問題是,少兒英語培訓機構良莠不齊,亂象叢生似乎很難避免。

  “每到星期五晚上,我都會接到幾個英語培訓機構的電話,讓我帶著孩子去試聽。”目前在北京做日本商品代購生意的程楠對記者說,她的女兒現在上幼兒園大班,從上幼兒園起,這樣的電話就沒斷過,“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給他們留下瞭聯系方式。這些培訓機構不厭其煩地幫你約試聽時間,不管你提什麼要求他們都能答應,你都不好意思拒絕”。

  與程楠一樣,很多傢長都是被一個個鍥而不舍的電話和“免費試聽”拉入英語培訓機構。

  趙琳帶著女兒試聽英語課後,就被老師單獨拉出去詳談。不過,在程楠看來,一對一的詳談已經算是很好的“待遇”瞭,“我們試聽後,幾乎每個傢長都會被兩三個工作人員圍著。他們拿出價格表,連珠炮一樣勸你現場報名”。

  程楠給女兒報的培訓班,22周的學費是8700元,平均每周將近400元,每個小時130多元。

  學費貴是當前少兒英語培訓市場的一個共同特點。記者調查發現,不少少兒英語培訓機構每小時的課時費都在百元以上,有的甚至達到300元,全年的課程動輒上萬元。

  孫明曾在一傢知名的少兒英語培訓機構工作,她說:“學校最重視的就是演示課和一兩個月一次的公開課,因為這些課就是為瞭吸引傢長交錢。所以,每次上完公開課或演示課,所有老師都會被拉出去說服傢長交錢。”

  說服傢長交錢,在英語培訓行業內被稱作“踢單”。“隻要‘踢單’成功,學校就能收到不少學費,老師就能得到相應提成。”孫明說,在少兒英語培訓機構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情景:一個正在上課或備課的老師,突然丟下手頭的工作,沖向剛剛下瞭觀摩課的傢長,看到傢長就兩眼放光,拉住一個傢長就猛“踢”,說起來滔滔不絕,大有傢長不現場掏錢絕不罷休之勢。

  對傢長來說,花錢買的是教育質量,但對很多少兒英語培訓機構來說,教育質量遠不如擴大市場和拉生源重要。

  “那次展示課上,老師的動作和聲音雖然有些誇張,但至少讓孩子覺得是在做遊戲,可是真正開始上課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瞭。”程楠說,課程開始後,那個老師一點兒也不“瘋瘋癲癲”。每次上課,十幾個小孩坐成一排,老師在黑板前不停地講著,孩子們靜靜地坐在下面聽,“一次課學六七個單詞,還有作業,讓孩子回傢聽英語錄音,實在是太枯燥瞭”。

  不到一個月,程楠的女兒說什麼也不想再上英語課瞭。

  “不滿意就退貨。”這是很多商傢對顧客的承諾,但在少兒英語培訓市場,“退貨”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女兒不想再上英語課,程楠嘗試過退款。找到老師,老師千方百計地勸程楠讓女兒繼續學下去。溝通幾次之後,老師婉轉地提醒程楠:當時簽訂的協議上明確寫著,交款後幾天之內,傢長可以提出退款,但是學校要扣除10%左右,隨著時間的推移,能退回的比例越來越少。過瞭一定期限後就沒有退款的可能。

  “就在跟老師溝通的那段時間,我就錯過瞭能退款的期限。可是,在交錢時,他們不會給時間讓你認真閱讀協議。通常,你還沒看完一頁的內容,銷售人員已經翻到瞭簽名那頁,你根本就不知道協議中到底有什麼具體內容。”程楠說。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退款難”是近幾年少兒英語培訓市場的一大矛盾。不少傢長不滿意培訓機構的教育質量想退款時,通常都會遭遇各種“踢皮球”,最終錯過退款時限,還有些則是因為無法提供“教育質量不好”的證據而無奈放棄退款。

  孫明告訴記者,對於想退款的傢長,培訓機構采取的方法大致相同:能躲就躲、能搪塞就搪塞,實在不行就采取拆東墻補西墻的辦法。“因為這些不是培訓機構工作的重心,培訓機構的工作重心就是收學生”。

  而對於近兩年來開始火爆的線上英語教學,白晨認為,很多線上英語教育都是明星代言,線上英語培訓機構在市場銷售部分投入的比例非常大。不過,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部分投入最終還是由傢長埋單。

  記者  趙 麗 實習生 戴夢嵐

  來源:法制日報

Tags:
香港肉毒桿菌 Botox,
醫學美容中心,
肉毒桿菌除皺,
瘦面,
瘦小腿-醫學美容中心,
香港透明質酸,
喬雅登,
瑞藍,
醫學美容中心,
透明質酸隆鼻,
隆下巴,
豐太陽穴,
豐蘋果肌,
香港塑然雅,
童顏針,
聚左乳酸,
醫學美容中心,
sculptra hk,
sculptra clinics,
香港微晶瓷,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radiesse hk,
香港埋線瘦面,
蛋白線,
玫瑰線,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ultra v,
thread lift,
香港皮膚激光醫生,
香港皮膚激光診所,
激光緊膚,
激光脫毛,
激光脫痣,
激光去斑美白,
香港彩光,
皮膚彩光診所,
彩光去斑美白,
ipl hk,
二極光,
二極光治療脫髮,
二極光皮膚療程,
led hk,
香港 HIFU,
聚焦超聲波,
超聲刀,
皮膚鬆弛,
緊膚,
香港射頻,
RF,
Thermage,
醫學美容中心,
皮膚鬆弛,
緊膚,
香港果酸換膚,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暗瘡,
色斑,
毛孔粗大,
香港鑽石磨皮,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毛孔粗大,
香港微針,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暗瘡,
色斑,
毛孔粗大,
香港微針射頻,
暗瘡疤痕,
醫學美容中心,
Intracel,
香港水光槍,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香港水光槍,
醫學美容中心,
醫學美容醫生,
香港 HIFU,
聚焦超聲波,
射頻,
微針射頻,
Thermage,
Ultherapy,
Intracel,
塑身消脂,
M6,
Ion Magnum,
Liposonix,
liposuction,
香港脫髮醫生,
頭髮治療中心,
禿頭,
脫髮,
保康絲,
多汗症,
多汗治療,
Botox 止汗,
止汗手術,
止汗治療,
Miradry,
牙科美容,
美白牙齒,
箍牙,
搪瓷牙貼種植牙,
香港整形外科醫生,
整容醫生,
隆胸,
隆鼻,
抽脂,
Event Management,
SEO,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

少兒英語培訓市場調查外教多無相關資質證書英語培訓機構外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