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員呼籲加快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步伐

代表委員呼籲加快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步伐

代表委員呼籲加快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步伐

www.ciaogogo.com

  原標題:代表委員呼籲加快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步伐  

  “我們就以下事項提醒各用人單位:一、自覺履行工資支付義務,按月足額支付農民工工資……”2017年底,在福建一傢主流媒體上,出現瞭這樣的告示。這是福建省總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委員會為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向全省用人單位發出的《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提示函》。據悉,這一做法被多地許多基層工會效仿,《提示函》送至企業行政方後,得到企業重視和采納。

  “這是《福建省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條例》自去年10月施行後,在基層工會催生的一朵‘創新之花’。”提及此事,福建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總工會主席張廣敏代表認為,提示函是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有瞭專項立法後取得的成果。

  來自全國總工會的統計顯示,目前對此進行專項立法的省份已有6個,同時包括10多個地市級法規。這些地方性法規與散見於相關勞動法律法規的規定及相關文件政策一起,為工會開展勞動法律監督提供瞭遵循和保障。

  不過,相對於當前日益復雜的勞動關系狀況,這些保障對工會開展監督工作仍顯“單薄”。本次兩會上,數位代表委員提出如是觀點,並建議采取更高層次的立法等形式加強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助推和諧勞動關系建設。

  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可有效維護職工權益

  對阻撓或拖延建會的企業,通過推行《工會組建法律監督整改意見書》和《法律監督整改建議書》責令改正;對仍不改正的,在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臺曝光……上海市寶山區顧村鎮工會通過勞動法律監督促進建會的做法,曾被全總推廣。

  事實上,這隻是各地工會發揮監督作用維護職工合法權益的一個縮影。

  “法律的生命力在於實施。《勞動合同法》等重要勞動法律頒佈實施後,勞動者權益在立法上得到比較充分的確認和體現。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正是勞動法律貫徹實施不可或缺的推動力量。”來自政協工會界的律師朱山委員認為。

  工會對勞動法律實施進行監督的權利和職責可以在《勞動法》《勞動合同法》《工會法》等法律中找到依據。《勞動法》規定,工會有權對用人單位遵守勞動法律法規的情況進行監督。《工會法》則規定,企業、事業單位違反勞動法律、法規規定的,工會應當代表職工與企業、事業單位交涉,要求企業、事業單位采取措施予以改正;企業、事業單位拒不改正的,工會可以請求政府依法作出處理。

  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在推動勞動法律貫徹實施、維護職工合法權益方面發揮瞭重要作用。來自全總的調研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國共有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員近210.34萬人。這支隊伍能為政府勞動保障監察提供重要支持,彌補我國勞動執法主體單一、執法資源短缺、執法監督渠道狹窄的不足。

  以江蘇無錫為例,2006年《無錫市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條例》出臺以來,無錫市各級工會依照《條例》,對企業遵守勞動法律法規的情況進行監督。2013年至2016年,無錫全市共檢查企業6138傢次,覆蓋職工115.29萬人次,發送《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意見書》729份,補簽勞動合同2476份,補繳社會保險費近80Coupon萬元,補發加班工資300餘萬元。

  據張廣敏代表介紹,福建省各級工會開展勞動法律監督工作20多年來,有力推動形成瞭企業依法用工的良好輿論氛圍,減少瞭勞動爭議案件的發生,維護瞭職工合法權益,促進瞭勞動關系和諧。去年《福建省工會勞動法律監督條例》出臺後,基層工會監督職責更加明晰,方向更加明確,取得瞭很好效果。

  法律剛性不足使工會法律監督作用受限

  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在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但不止一位代表委員指出,在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勞動關系建立運行面臨新形勢新挑戰,影響勞動者權益實現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深入推進勞動法律監督工作,顯得尤為必要。對照現實,工會勞動法律監督還有較大提升空間。

  相關調研顯示,在一些地方,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工作存在監督乏力、滯後、缺位等現象。一位基層工會幹部告訴記者,一些存在違法行為的企業,對上級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組織到現場取證不配合,工會幹部有時連廠門都進不去。

  同時,基層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組織處於相對弱勢,尤其是非公企業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組織成員的收入來源在企業,“端誰的碗,服誰的管”是客觀事實。在這種情況下,開展工作不得不受身份、角色和自身利益的多重因素制約,後顧之憂較多。

  “從根本上說,還是要增強法律的剛性。”張廣敏代表認為,《勞動法》《工會法》《勞動合同法》等法律都對工會勞動法律監督職權作瞭規定,但還應該不斷調整、豐富實施細則,提高法條的可操作性,充分發揮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的作用。

  朱山委員也認為應在法律層面對工會行使勞動法律監督權利的主體、程序及所承擔的義務進一步明確。他同時還指出一個現象:隨著新業態的發展,平臺型就業模式不斷出現,電子商務、共享經濟等領域的勞動用工關系復雜多樣,因互聯網平臺隻是提供交易平臺,用人單位出現虛擬化,《工會法》《工會章程》規定的企業應當建立工會等要求就不易落實;勞動者亦因法律身份模糊,其依法參加和組織工會的權利不易實現,在這些領域工會較難開展勞動法律監督。“有關方面應盡快對此進行研究並規范。”

  有必要為工會監督提供更有力的法治保障

  針對上述現象,張廣敏代表、朱山委員均表示,亟須從國傢層面加強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

  中國海員建設工會主席丁小崗委員也帶來瞭一份建議加強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的提案。提案指出,雖然1995年全國總工會出臺瞭《工會勞動法律監督試行辦法》。2001年,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與全國總工會聯合下發《關於加強勞動保障監察與工會勞動保障法律監督相互協調配合工作的通知》。這些文件的出臺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對工會開展勞動法律監督工作起到瞭推動和指導作用,但由於缺乏法律的約束力和強制性,對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工作規范和保障的力度十分有限。“有必要從完善頂層設計的角度,助推工會組織監督勞動法律法規貫徹實施情況,為工會維護職工權益提供更有力的法治保障。”

  丁小崗委員的建議有全總的調研數據作支撐。全總調研顯示,近年來,各地工會在勞動法律監督立法方面積累瞭很多好的經驗,為國傢層面立法奠定瞭重要的實踐基礎,也提供瞭有益參考。

  “加強勞動法律監督,還須多方發力。”張廣敏代表建議,要進一步加強地方工會勞動法律監督與人大執法檢查、政協視察、勞動監察的配合,形成制度和優勢互補,增強監督的效力。建立健全工會與勞動行政部門的情況通報制度,對於在監督和監察過程中發現的違反勞動法律法規的重要疑難案件,要及時互相通報,通力合作,共同研究和查處,確保監督到位、執法到位。

  張廣敏代表同時建議,要進一步健全組織體系。重點抓好基層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組織的建設,構建工會內部縱向上下貫通的監督工作格局,使基層工會勞動法律監督形成一個健全的組織網絡。同時穩步建立一支懂得政策、熟悉法律、善於鉆研、敢於維權,既能獨當一面,又能團結協作的高素質的工會勞動法律監督人員隊伍。

  另外,朱山委員建議,檢察機關可以將勞動者群體合法權利的維護納入公益訴訟范圍,工會有權對侵害勞動者合法權利的行為提起公益訴訟。

  (本報北京3月16日電)

點擊進入專題

Tags:
優惠,
Coupon,
Best Deal,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代表委員呼籲加快工會勞動法律監督立法步伐